• 剧情介绍

     

      一日,天气晴朗,时不时的会有微风吹过,吹到人的脸上,十分得舒服,顾楚楚吃完饭之后,去小花园散步,消食,时不时的还会哼几声歌。

      听到有声音从不远处的亭子传来,像是秦天墨的声音,顾楚楚便走了过去。

      她在亭子的旁边,听到秦天墨和唐衍两个人再说话,她想要过去,怕刚好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有一些不好意思。

      可在旁边偷听,也不太好,挣扎了一番,顾楚楚声音很小的说道:“听到他们两个人谈话,又不是我的错,谁让他们没有找一个隐蔽的地方。”

      ……

      “江南如今旱灾严重,总不能让墨军因为肌饱问题饿肚子吧!”秦天墨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唐衍。

      “王爷,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这笔钱,你也知道,是为了救急用的,如今这个情况若是用了,以后要是有紧急情况,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唐衍愁的不行,但依旧不赞同秦天墨的想法,这笔钱的重要性,他比谁都要清楚。

      “本王说了,把那笔钱拿出来,听到没有?”可在秦天墨的眼里,这笔钱在重要,也不能让墨军饿肚子。

      唐衍依旧不愿意,眼神决绝,“不可以。”

      秦天墨被气的不行,直接怒了,站了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石桌瞬间在两个人的眼前被拍成了两半,地上还有一些石头的碎末,“怎么,你如今是连本王的命令都不听了嘛?”

      顾楚楚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天墨发这么大的火气,不过,秦天墨的武功,真是厉害,竟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石桌拍成两半。

      “王爷,这笔钱的重要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为难我。”唐衍其实也不想这样,但他一直考虑的是以后的事情,不能只考虑眼前的,若是真的拿去用了,以后怎么办。

      秦天墨那里管得了那么多,“你就当作这次是紧急情况,不可以吗?难不成……你真的想眼睁睁的看着,墨军因为吃不饱饭,饿肚子?本王不相信,你会这么狠心。”

      唐衍低着头,沉默了许久不说话。

      他们互相其实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意见不同,产生了分歧,所以才会起了争执。

      “事到如今,你就将那笔钱给本王取出来,买粮食,这是本王给你的命令。”秦天墨再一次的向唐衍施加威严。

      唐衍依旧是不听。

      顾楚楚在下面听的是一清二楚,看着秦天墨为难的样子,她直接去了系统内,看到里面的箱子,她拿了出来。

      轻轻的在上面抚摸了许久,她才打开,看着里面的银票,顾楚楚有一些心疼,这可是她攒了很长时间的银子,一会儿了都要给秦天墨了。

      秦天墨以前的时候经常帮助她,这一次,也该让她保护秦天墨一次了,做人,也要知恩图报的。

      她抱着箱子,缓慢的向亭子内走去。

      秦天墨看到是他,调整了情绪,“王妃怎么来花园了?”

      “今日吃的有一些多了,所以便想着来花园散步,正好可以消消食,不巧的是,路过这个亭子,刚好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王爷应该不会怪罪我吧!我不是故意的。”顾楚楚开口道。

      秦天墨淡淡的笑了笑,“本王怎么可能怪罪于你,不过,你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顾楚楚看着满地的石头,桌子已经碎了,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将她手里的箱子,放在了椅子上。

      “王爷,可否过来一些,我有话对你说。”顾楚楚拉着秦天墨的衣袖,往亭外走去。

      秦天墨看了一眼唐衍,便跟着顾楚楚离开了亭子。

      找了稍微隐蔽的地方,顾楚楚确保没有人之后,“王爷,刚才我不巧听到,你最近很缺银子的事情。”

      “最近因为南方旱灾,银子有一些紧缺。”叫她已经听见了,秦天墨也不打算再继续隐瞒。

      “不如这样吧!我给你银子,你看可以吗?”顾楚楚也懒得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你给本王银子?”秦天墨神色一惊,随后皱了皱眉,想着顾楚楚攒的钱也不容易,正准备摇头拒绝。

      “当然,这个银子,我是借给你的,有利息的,你到时候有钱了,必须还我。”顾楚楚看到他的神色,就猜到他肯定会不同意,于是连忙提出了利息。

      这样,秦天墨便没有再拒绝,点了点头,“好,本王先借用你的钱,等本王有了,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顾楚楚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和秦天墨再一次回到了亭子里,看了一眼箱子,“都在里面了。”

      秦天墨拿了箱子,直接给了唐衍,“用这里面的银子,给墨军买粮食。”

      唐衍拿了箱子,便告辞了。

      秦天墨用余光看着顾楚楚,很是感谢她,帮忙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顾楚楚让下人过来,将亭子收拾干净,随后后吩咐道:“记住,以后买桌子,不要太结实了。”想起刚才秦天墨拍一下的那一下,顾楚楚就觉得手疼。

      下人们有一些疑惑,但还是点头应下。

      墨军的事情解决了,秦天墨的心情随之好了许多。

      ……

      次日,用过午膳后,南宫旬等人来到了王府。

      秦天墨派人立刻去打扫了之前他们住的院子,此时的南宫旬是被人抬下来的,顾楚楚看到华颜之后,过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南宫旬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也不知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成这个样子了。”华颜看着南宫旬的模样,很是担心,吕剑再她的身后站着。

      顾楚楚向吕剑打了声招呼。

      这时,南宫宁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顾楚楚的面前,她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祈求道:“王妃,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这几日,他突然说不了话,也动不了……”

      眼泪没有忍住,刷刷刷的流下。

      见她的情绪有一些激动,顾楚楚随便指了一个婢女,“你去照顾好她。”

      秦天墨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中毒,变成这个样子,“楚楚,你见过这种毒嘛?”

      “看症状的话,应该是第一次遇见,不过,这种症状,怎么像植物人一样。”到房间内,顾楚楚看着床上躺着的南宫旬,薇薇的皱起了眉头。

      随后,她给南宫旬诊脉,发现他的身体动不了,话也说不出,根本查不出来中的是什么毒药。

      她觉得奇怪,于是让医药系统分析。

      最后才得知,这药是可以麻痹人的神经系统,让人变得普通植物人一样。

      除了秦天墨之外,其他的人,都在房间外面等着。

      顾楚楚转身,看了一眼秦天墨,“这个毒,我暂时没有解毒的办法。”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顾楚楚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个毒药真的是非常棘手,“那他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说是尽力而为了。”顾楚楚走出了房间。

      南宫宁见她这么快就出来了,连忙追问道:“王妃,我哥哥他怎么样了?”

      “他种的毒,如今我暂时没有办法帮他解毒。”顾楚楚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南宫宁听到之后,整个人都晕厥了过去。

      华颜连忙过去询问:“南宫宁,南宫宁?你怎么样了?”

      晕倒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诊脉之后,顾楚楚这才放心,“好了,放心吧!没什么大碍,不过是惊吓过度,所以才晕厥的。”

      顾楚楚派人照顾南宫宁,交代了,她醒来之后,第一时间过来告诉她。

      她拉着华颜,离开了房间,“颜儿,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下的这个毒?你知道不?”

      “这个毒是欧阳端下的。”

      欧阳端,怎么又是他?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个欧阳端的手段可真是狠毒,不过,这种毒药,他是从哪里来的?”

      “楚楚姐,真的没有可以解毒的办法吗?”华颜低着头,很是自责,如果当初没有她的话,南宫旬带着南宫宁早都已经回去了,压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暂时是没有办法,不过,我会想办法去给他解毒的,你就不要担心了。”顾楚楚看到她自责的模样,摸了摸她的头顶,安慰道。

      瞬间,华颜好受了一些,“楚楚姐,谢谢你。”

      “傻丫头,你我之间,有什么好谢的?”

      “楚楚,要不本王让太医过来给南宫旬看看?如何?”秦天墨提议道。

      虽然不一定会有用,不过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陈均吧!他的医术还可以。”

      ……

      很快,秦天墨派人去了太医院,请陈均过来给南宫旬看病。

      陈均到了房间内,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宫旬,惊讶的问道:“天星国的太子,怎么会在这里?”

      “赶紧给他看看,有没有办法解毒。”秦天墨冷冷的说道。

      看到旁边顾楚楚一脸严肃,沉沦便知道,这个毒,可能很难解。

      毕竟顾楚楚这样厉害的医术,都没有办法,更何况他的医术,并不高超。

      诊断了之后,果然,对于这个毒,陈均摇了摇头,“微臣从未见过这样的毒。”

      希望一瞬间,直接被打破了,顾楚楚有一些烦躁,在心里将欧阳端骂了个遍。

      可就算是这样,南宫旬的毒也解不了,于是,她只能去接住医疗系统,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办法。

      秦天墨让人将陈均送了回去,看着顾楚楚在考虑事情,便在一旁守着,没有打扰。

      婢女突然敲门进来,“王妃,公主醒了。”

      听到声音,顾楚楚立刻从医药系统里出来,和秦天墨直奔南宫宁呆的房间。

      南宫宁醒来后,想起顾楚楚说的话,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在天星国,没有一个人可以解南宫旬的毒,如今来了天耀国,找了医术高超的顾楚楚,竟然还是这样的结果。

      婢女在旁边看着南宫宁哭泣,在一旁安慰道:“公主,别哭了,王妃会尽全力为太子陛下解毒的,你就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不论怎么说,南宫宁都听不进去。

      华颜连忙抱住南宫宁,安慰道:“你放心,楚楚姐肯定会做出解药的,你不要再伤心了。”

      就在这时,南宫宁突然脸色大变,用力的将华颜一推。

      要不是因为吕剑一直在旁边盯着看,及时的扶住了她,可能就被推在了地上,华颜不明所以的看着脸色大变的南宫宁,“为什么推我?”

      “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哥哥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哽咽的声音,参杂着怒气的尖叫声。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熟妞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