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男人插女人的下面

    剧情介绍

    致娴暂时没有接话,尤娜也没想得到她的回答,她现在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聆听者而已,于是继续说着:“但是现在,我开始有些羡慕了。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既得到韩总的喜欢,又搞定了他的父母?为什么你看起来并没有付出什么努力,但是人生却那么顺利?”

    “你知道吗?今天那个人是我的客户,发生了这样的事,跟他有关的生意就都毁了。还有这样的应酬,我其实根本不喜欢,也想找一个人对我好,在我累了的时候哪怕不是安慰,也至少能说一声加油,可是都没有,那些表现殷勤的男人起初都对我很好,礼物、问候之类的一个不落,但最后腻了就毫不留情地把我甩掉,因为除了这张脸我什么都没有。我也想高贵,可是生活呢?生活允许我高贵吗?”

    致娴听她抱怨过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酝酿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娜娜,你其实非常优秀,除了外形条件优越之外,智商和情商也都很高,对待工作也比较认真,只是你可能误会了,没有谁的人生是随随便便就能很顺利的,在看不见的背后,他们也辛苦,也在努力。另外,我还有一些话想告诉你,但都只基于片面的了解,有些话讲了不一定中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呵,那你倒是讲几句道理我听听,虽然不想承认,但你能做到像现在这样幸运,肯定还是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学习的。”

    “学习倒谈不上,就是一点点感受,那我就说了哈?”

    “嗯,趁这个时候我还有点心情。”

    “就是觉得,你现在的情况,可以试着提升自己,认真工作,强化现有的工作技能,或者通过学习来使自己变得更为丰富,嗯……就是好好地努力,不要想着走捷径,可以借助外力,但别把自己的人生全都系在他人身上,将人生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认真规划今后的路,做一个自信又有实力的人。”

    “就是说让我靠自己,别靠男人呗。”

    “我只是强调自我的重要性。”

    “行了,的确是大道理,不过倒可以试试。”

    “嗯,你要相信自己。”

    回去的时候,致娴静静地靠在椅背上,她在想刚刚尤娜的话,还有对方在讲述时候的表情。确实,这个世界没有谁是容易的,各有各的烦恼,有的人嚼着自己的苦看着他人片面的光鲜而生恨;有的人则不断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也有人会选择妥协,不去在意,也不敢去在意……但反过来讲,这个世界又是公平的,正因为有了艰辛,才会在愿望实现的那一刻享受到刻骨铭心的愉悦,只要勇敢地坚持下去了,生命的馈赠不管多晚都会到来。

    第二天致娴和韩曜按时回去吃饭。

    “叔叔,阿姨,婶婶,我们过来啦!”

    致娴兴奋地进屋,但没想到,刚刚跨进客厅,就看见沙发里坐着另外一个人——潘若雪。

    登时愣在原地,在韩曜把门关好,走过来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之后才回过神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礼貌地笑着,跟潘若雪打了声招呼。

    潘若雪依然坐着,一派落落大方的样子,“韩曜哥,致娴,你们回来啦。”

    今天毕竟是为了到韩家两位长辈面前好好表现表现,因此就收起了之前私下里的明枪暗箭。

    致娴应了声,韩曜则客气地点点头。

    许曼:“你们回来得正好,陪若雪说说话,我去厨房看看胖婶饭做得怎么样了。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若雪可是第一次来我们家,不能怠慢了。”

    韩曜:“嗯。”

    致娴没说话,韩曜应下就可以了,自己处境尴尬,还是少表现为好,但许姨的眼神竟然朝她望了过来,似乎是在等她的回答,于是赶紧应和:“好的,阿姨,我知道了。”

    潘若雪:“许阿姨您太客气了,什么怠慢不怠慢,您就把我当做像韩曜哥、致娴那样的小辈对待就好啦,不然若雪还真有些不大好意思。”

    许曼:“没关系,若雪,你和阿曜、致娴他们聊,我去厨房看看,你叔叔应该也快到了,我打电话问问。”

    潘若雪:“嗯,阿姨,您忙。”

    许曼离开后,客厅里就只剩下三个年轻人,有几秒钟的时间一直都这么静默着,还是潘若雪若无其事地先开口:“致娴,我对你有一件十分好奇的事情呢,就是不知道该不该问。”

    “哦……没关系,你说吧。”

    “要是问了一些不恰当的问题你可不要生气呀!”

    “……”就算生气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不过,韩曜却先她之前开口:“我倒想听听是什么不恰当的问题。”语气明明是温和的,却莫名感觉带着一点刺。

    致娴连忙打圆场,转移了注意力:“潘小姐,你是想问什么来着?”

    潘若雪笑了笑,“嗯……我听别人讲致娴你是被韩家收养回来的,是真的吗?”

    致娴:“……”

    韩曜:“不是收养,父亲好友的女儿,接到我们家生活本就应该,而且,我和致娴很多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她将来可是要做我的妻子,做我们韩家的儿媳妇,潘小姐的用词需要严谨一些才行,不然让人误会可就不好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想表达的是:致娴真的很讨喜呢,来到韩家能和叔叔阿姨,还有阿曜你相处得那么融洽愉快,身边也还有一些维护她的朋友,我真的好羡慕呢,像我,可能性子太直了吧,总是说错话惹别人不愉快,以前在英国就没有什么朋友,现在回来就更没有了。”

    致娴:“潘小姐不用着急,时间长了肯定会遇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的。”

    说到这,潘若雪忽然面露几分羞涩和期待,“致娴,其实我挺想和你做朋友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若是李昕没跟她讲对方喜欢韩曜,并且不好对付,还有罗琳也没跟她说过潘家人是什么性子的话,这个时候她一定会答应,但有了这些前提之后,致娴已经能预见到,要是现在应下,以后很有可能会被气死,还有噎死,唉,做人真的好难呐。

    就在她犹豫着该怎么拒绝比较妥帖的时候,韩曜又再次出手,“潘小姐,据我所知,你和卫司辰的表姐志趣十分相投,在英国的时候还一起去骑马场,正好她在国内,卫司辰也是奉宜一家出名的骑马场的会员,可以让他带你们去玩一玩。”然后又扭头,亲昵地对致娴说:“你再去帮潘小姐添一些茶,主人要对客人殷勤一点。”

    致娴:“哦,好。”

    致娴起身离开,潘若雪笑着看向韩曜:“我以为阿曜你不会注意这些,没想到竟然还注意到我喜欢骑马,啊,真的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呢。那改天请你,还有致娴,我们三个人一起去骑马吧?”

    韩曜:“知道潘小姐喜欢骑马是因为之前卫司辰的表姐邀约过,另外,不好意思,我平时工作太忙,而且也不喜欢骑马。”

    “哦,好吧,那还真的很遗憾,下次看你们喜欢玩什么,找个机会我再请你们一起去玩吧。”

    韩曜:“谢谢潘小姐的好意,以后看情况再说,近期因为工作上的事,实在抽不出时间。”

    “那行吧。”

    等致娴泡了茶,韩仁江也回来了,于是几人就坐到餐桌旁开始吃饭,之前的话题也就此揭过。

    饭后没多久潘若雪就跟大家道别离开了韩家,韩曜和致娴又呆了一会儿才走。

    等年轻人都离开之后,韩仁江喝下一口茶,先是瞧一瞧许曼的表情才试探着问:“你对潘老爷子的孙女印象怎么样?”

    许曼答得云淡风轻,“不错,一个挺识大体的姑娘。”

    “那和致娴相比呢?”

    闻言,她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直视韩仁江,“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看你的观点。”

    “你怕我更中意潘若雪做我的儿媳妇,然后刁难致娴?”

    韩仁江轻咳一声,“怎么会,现在我们许同志的思想境界已经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层次,权势什么的,已经不在意了。”

    “不,我还是在意,毕竟有钱有权真的能做很多事。”

    “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知道你现在更看重阿曜自己的想法。”

    “干嘛跟你开玩笑,我本来就是一个‘功利’主义者。”

    “额……曼曼,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得好,让阿曜自己解决,选他喜欢的人。”

    “我干嘛要插手?现在儿子大了,不好管了,管太多会被气死,我还想再多活几年。”

    “哈哈,我就知道,许同志这境界依然这么高。”

    许曼白他一眼,拿起桌上一本时尚杂志随便翻着,过了一会儿突然说:“潘若雪表面做得的确好,就是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不是也一样,致娴我们养了好几年,有什么心思一眼就看透了,还是自家养的以后一起生活舒坦些。”

    潘若雪回到潘家老宅,老爷子正闭着眼睛坐在那里泡脚,现在倒是越来越注重养身了。她来到旁边坐下,老爷子掀起眼皮看过来,随意地问:“进展怎么样?”

    “有点棘手。”

    “后续计划有吗?”

    “这个倒是有的。”

    “说来听听。”

    “这段时间进入他们的生活圈仔细观察了一番,结合之前的一些调查,有些情况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韩曜和林致娴的感情比我想象的更牢固,林致娴也不是那种三两句就能哄骗的小白花,她已经有警惕心了,而且还能耐得住性子。另外一个就是许阿姨,原本我以为她会更喜欢我一点,可以先从许阿姨这里入手,但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偏向于没有任何背景的林致娴。不过,我现在已经发现了一个突破口,就是林致娴本人,她虽然耐得住性子,但很多事情憋在心里,或许可以成为我下手的方向。”

    “你自己知道怎么做就好。”顿了顿,又问:“为什么选择韩曜这小子?”

    “爷爷,这个自然有我的理由,您不觉得他跟其他的世家公子哥不一样吗?那些自命不凡,或者挥霍度日的公子哥我是真的看不上,而韩曜不管人品还是能力都比他们突出太多,您的孙女就应该值得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我知道您肯定也是这样认为的。”

    “呵呵,当然是,我们若雪必须配一个最好的男人,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爷爷,我打算用您以前教给我的一招,就是——攻心为上。”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男人插女人的下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