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种鬼电影

    剧情介绍

    在楚老夫人再三的催促之下,楚枫终于坐着马车,来到了姨妈常氏家,恰巧她正在家。

    “楚枫,你怎么过来了?”常氏见他出现,显得格外诧异,“你可是稀客啊。”

    “好久没有拜访姨妈,今日特地来瞧瞧你,不知姨妈近来可好?”求人办事,楚枫总要表现的识趣些。

    常氏笑言,“我倒是挺好的,但是你就未必了吧。”

    “姨妈何出此言?”楚枫笑容僵住。

    虽说她说的是真的,自己最近的确运势不佳,府中更是接二连三的闹状况,但是被她直白的说出来,毫不掩饰,心中总归有些不爽。

    “你我亲缘淡薄,平日无事绝不会找上门,突然劳你大驾,还送了重礼来,岂会只是看望我这姨妈?”常氏望了眼他手中拎着的贵重的礼物,念念有词的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话总是没有错的。

    “此次我是奉了母亲命令,来找姨妈您的。”楚枫被她拆穿,只得实话实说。

    “她过得还好吗?”

    常氏虽然不喜楚枫,但对于自己唯一的妹妹,还是很惦念的。

    “家中突遭变故,母亲病重在床,已经有好些时日了。”楚枫低头,道。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常氏听闻此讯,也是忧心忡忡。

    “母亲本不愿让姨妈忧心,若非真是万不得已,也不会让我叨扰姨妈了。”楚枫态度还算端正,没有惹得常氏不快。

    “你母亲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就直说好了,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不推辞。”常氏 也是个爽快人。

    “母亲想请姨妈过去府上,代为管家,直到她的身体痊愈为止。”楚枫说清事情来龙去脉,楚老夫人的顾虑和这样做的原因。

    “按理来说,我本不该拒绝,但你也看到了,你姨丈常年在外面打拼,偌大的家只有我在操持,恐怕过不去了。”常氏有心帮忙,奈何无力相助。

    “若是姨妈不能帮忙,楚家一定会出大乱子的。”为了楚家和乐,后院安宁,楚枫把所有希望全都寄托在常氏身上。

    “这可如何是好…”

    府上离不开人,常氏作为当家主母,万万不能走的,但妹妹那边也需要照料,一筹莫展之际,她想起自己的两位女儿。

    “不如这样好了,我派你大妹妹跟你回去,她虽然不及我精明能干,但是自幼跟在我的身边,倒也学的聪慧机灵,想必管理后院家务,是没有问题的。”

    楚枫对她的决定没意见,“大妹妹愿意吗?”

    “能去瞧瞧姨妈,还能提前尝一尝管家的滋味,她定是愿意的。”常氏叫出了大女儿,对她进行一番谆谆教导以后,就让她跟楚枫走了。

    可惜事与愿违,大女儿在离家的时候,脚下一不注意,居然摔了个狗啃泥,整张脸直挺挺的埋进了土里。

    “大妹妹,你没事吧?”楚枫被她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扶起。

    “没事。”大女儿艰难的站了起来,却发现腿上流了很多血,双腿已经不听使唤,显然伤势很重,“只是表哥,我的腿大概摔断了,没办法过去了,现在如何是好?”

    楚枫回头一望,无奈叹息一声,“我送你回家吧。”

    他们楚家可不会欺负人,让人带伤过去管家,惹人笑话。

    常氏见到出了意外,心中也是大惊,好在还有个二女儿,只能又将她派去了,惟愿这次平安顺利一些。

    出府的时候倒是很顺利,二女儿没有摔跟头,腿也没断,两人总算相安无事的离开了,只是好景不长。

    ‘嘶’!

    随着一声马叫,在它受惊以后,开始发疯的向前跑,接着二女儿受不了颠簸,直接被甩出了马车。

    楚枫听到凄厉的喊叫后,下车一看,二女儿已经倒在了地上,她的双手紧紧捂住大腿,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呻吟着。

    “二妹妹,你还好吗?”楚枫心急如焚的赶过去,不知该说自己倒霉,还是她们姊妹俩更倒霉。

    “不好。”二女儿撇撇嘴,眼泪就在眼圈,差一点掉下来,“我走不了路了。”

    “唉。”

    楚枫重重地叹口气,将她抱上了自己的马车,并送回家。

    “女儿,你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意外接踵而至的,而且二女儿的伤势更重,这令常氏心惊,极其心疼的把她扶过来坐下。

    “路上马不知怎的发了疯,把我摔了下来。”二女儿无比的委屈。

    “你姐姐还在那治病,你也一瘸一拐的回来了,是不是想要急死我?”常氏心急如焚,坐立难安。

    想起重病在家,等着她的楚老夫人,常氏何尝不是忧心忡忡,现在当务之急,只能先处理这件事,“你表弟在门外等着,你的两个妹妹也没法子去了,把你远房表妹喊过来吧,她从小就被我养在身边,应对楚家一些状况,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这话她是对着独子说的。

    “表弟等的许是心焦,我直接让表妹出去找他好了。”常氏之子王洛昶妥善的办好了母亲交代的事情。

    “姨妈若是不想帮忙,大可直说,何必要用这种理由推脱?”楚枫拽着表妹走了进来,一脸怒气冲冲,对于她的安排,十分不满。

    “你这是什么话?”常氏心力交瘁,被他这番无礼对待,也是觉得冤枉,“我哪一点不诚心了?”

    本以为楚枫会开心接受,可是始料未及的是,他却生起气来,这实在没道理可言。

    “母亲之所以找姨妈,是念及我们是一家人,她对您信的过,才会让您插手府上的事,可您不去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安排一个排不上名号的表妹,是觉得我们可以被您随意糊弄吗?”楚枫心中愤愤不平,说话也没顾及语气,每一个字都在冲撞常氏。

    常氏怎么说也是个长辈,平日素来是她当家作主,呼风唤雨,子女对她更是毕恭毕敬,说一不二惯了的人,何时有受过这种委屈呢?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常氏一拍桌案,气得要死,“你母亲就教你这样对我的吗?”

    “母亲,您先息怒,我想表弟不是那个意思。”

    见到气氛剑拔弩张,两人到了就要吵起来的地步,王洛昶只好当起和事佬。

    “他刚才说的话,你已经听到了,还想替他解释什么?”常氏正在气头上呢,就算儿子说话,她也听不进去。

    “你们母子两个一唱一和,倒是配合的不错啊。”楚枫冷哼一声,丝毫不顾忌亲戚一场的体面。

    “表弟,你误会了母亲。”王洛昶叹口气,尽量好言相劝,不要伤了情分,“姨妈的事,母亲作为姐姐,比谁都要关心,她是因为自己去不了了,才想着派妹妹们去,

    可是谁料世事无常,半路出了意外,无奈才想着找来了表妹,她和我们亲如一家,绝对不会作出对楚家不利的事情,你有怀疑也很正常,但没必要因此质疑母亲。”

    “她和你们亲如一家,但和楚家不是,表哥做事,是否欠妥当了。”

    像他们这种竭力掩饰真相的做法,楚枫是不屑的,说的冠冕堂皇,无非只是粉饰太平,以为别人看不出他们的私心?

    “表弟求人办事,非要如此无礼?”他再三的无理取闹,不识抬举,总算惹恼了王洛昶,“我的妹妹们因为你受了重伤,现在疼的躺在床上,你非旦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说过,还要在此兴师问罪,恕我直言,楚家的家教果真不怎样。”

    “你…”

    楚枫真想和他掰扯一下,但是想着自己的官职不如他,真要吵了起来,他占不到什么便宜,也不想在这里被人数落,反正事情没有办妥,干脆一甩衣袖,倒是潇潇洒洒的离开了。

    “这都是什么人!”常氏气得也只能干瞪眼,心里暗骂妹妹,怎么教出来这么个儿子,难怪楚家连管家的人都没有,家业要是交到楚枫手上,迟早都会被他败光。

    “母亲,您消消气!”王洛昶递上来一杯茶,“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常氏端起茶杯,却又放下,如此反复几个回合,心里仍旧咽不下这口气,“从今以后,他们楚家爱怎样就怎样,咱们都别管了,免得一句谢谢没有捞着,反倒背了骂名。”

    楚枫今日所作所为,算是彻底的得罪了常氏。

    “可是姨妈那边,怎么交代?”两家毕竟还是亲戚,她们姐妹情深,王洛昶也不想因为楚枫,而彻底的断了情分。

    “你亲自走一趟。”常氏顾念楚老夫人,不想将事做绝,“备份重礼,和你姨妈说明情况,之后就找个借口回家吧。”

    “是。”

    奉了母亲之命,王洛昶带着礼品上门了。

    他去向楚老夫人赔罪的事情,虽然没有闹得轰轰烈烈,但还是被楚文萱知道了。

    毕竟楚家后院也算由她做主,打听这点小事,完全轻而易举。

    “没想到祖母的好计谋,胎死腹中,看来就连老天都在帮我。”

    对于接二连三的‘意外’,楚文萱只觉得庆幸。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种鬼电影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