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我要看黄色片

    剧情介绍

    “哪儿有,我的舅舅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哪儿用得着我操心呀。”

    樊栩听出她语气不善,失笑。这时,山坡下尘土滚滚,远远来了一列马队,约二十人,披坚执锐,各马匹之间等距,看上去训练有素。马队众人皆着铁甲,一路策马而来叮叮当当,还有人腰系狼皮,为首那人却不同,一身流光溢彩的锦衣,布满异域的尖细图案,和昭黎人一样束发戴冠,文弱书生一般。

    樊栩侧过身,给侍童使了个眼色,后者小跑过来,把燕??突芈沓怠?/p>

    苓枝也在车厢内,见她来了,赶紧倒热水递给她。燕??攘思缚冢?砬?嘏??偷偷溃骸澳闳舨辉敢猓?胰镁司怂湍慊厝ァ2槐孛闱孔约海?堑瓤嗪???.. ...”

    苓枝心间一动,半晌,道:“小奴誓死追随娘子。”

    什么誓死不誓死的,这话连说的人自己都未必信。燕??湫α缴??辉偎祷啊?/p>

    不多时,马蹄声已至,她挑开帘子一缝,见锦衣那人率先下马,朝樊栩拱手:“樊城主。家兄公务缠身,不能亲迎,特让在下前来,还望城主海涵。”

    樊栩回礼,这头说“得罪得罪”,那头说“哪里哪里”,好没意思的对话。

    燕??邢盖平跻氯说拿佳郏?嫒莸刮奚跆乇穑?粼俦掣鍪槁ǎ?凳侨ジ峡嫉娜怂?不嵝牛??邢缚矗?碜庸谴执蠼崾担?幌裣拔闹?耍?澈蜕碜哟钤谝黄鹩形⒚畹奈ズ汀?/p>

    她揣测他的兄长——大概就是自己的夫君了,应该和他长相相似。也不算太糟。

    她在车厢里看了约一刻钟的戏文本子。樊栩特意准备的,足足三十来本,有东鸣的、也有南赫的。苓枝趴在小几上睡着了,脸上还压处两道红印子。车厢里有火盆,温暖如春,她看得入迷,没发觉外头响声消失了,若警觉些,只需稍稍转过头,就能看到樊栩骑马站在车窗外,一动不动地注视她。

    他故意轻手轻脚,望了她片刻,扬鞭策马,带着侍卫,头也不回地离开。燕??笾?缶酰?谒?亲叱霭肜锏夭欧⑾郑?窃诖白由辖舳⒆拍且荒ū秤埃?讣灼??菩模?亢敛痪醯锰邸?/p>

    好了,都走了,走得干净,只余她一人。

    入夜的久安城十分静谧,因连年宵禁,城中冷清了许多。久安和其他城池不一样,因地方小,不设坊,四条大街贯通东西南北,呈井字。聂寻此刻就在井字正中。

    宵禁从戌正开始,如今还有两刻,店家纷纷关门打烊,行人互相抱拳作揖,勾肩搭背回家去。也有自信能跑过巡逻队的人,还赖在店里不肯挪动,譬如赌坊一楼围着赌桌大吼大叫的那堆人。

    聂寻太阳穴突突地跳,不知是否因为喝酒的缘故。他不喜欢喝酒,更偏爱茶水,但这间赌坊只出售酒水,若干巴巴地坐在这里,免不了遭小二白眼,又惹人注目。

    可如今想不惹人注目也难。除却那一赌桌人,只有他一桌赖在店里不肯走,街上梆子声越敲越急,他不停捻揉左手三根指头。赌桌中央扮男装的女子眉飞色舞,没有要罢手的意思。这次的“货物”有点难缠,知道聂寻守着自己,便无法无天起来,四处蹦?,他顶头疼这样的人,往好处说,就是古灵精怪、有主见有想法,往坏了说... ...算了。

    她大概不知道,今天是聂寻守她的最后一天,明日即可“交货”。

    记忆中有人比她还爱蹦?,能做出让他心惊肉跳的事来。聂寻回忆起什么,嘴角弧度微微弯起。在他出神的空档,女人不知何时消失在原地。

    聂寻脑子里的弦猛然绷紧。

    离宵禁不到一盏茶时间,大街上冷冷清清,莫说人影,连觅食野狗也不曾有。巡逻队已整装待发,持长枪、披银甲,从北、东两处城门往南、西方逡巡。这时,在阴暗昏沉的暗沟旁,有道人影匍匐鬼祟前行。

    聂寻找到她时,她正蹑手蹑脚往城门跑,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女人吓得蹿起来,张嘴尖叫。聂寻一把捂住她的嘴。

    “你怎么发现我的?”

    不远处有异动,想是那声尖叫引来了巡逻卫。聂寻不留痕迹地皱眉:“先离开这里。”

    “松开我!你这人怎么总是动手动脚的!”她甩开聂寻,“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阿耶派来的人,我告诉你,我不会乖乖回去的,我要出城!如今南门西门两处防守最松懈,你要是顺利送我出去,把我哄高兴了,说不定我能在阿耶面前为你美言几句... ...”

    聂寻道:“有人过来了,再不走,只能下暗沟避避。”

    “暗沟这么脏,你敢让我下去?既然来人了,你赶紧带我跑啊!你们不都会轻功什么的吗,飞檐走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你带带我啊!”女人抓住他的手臂,变脸极快,“让我出去,你要多少奖赏我都给你。”

    “这里不行,高处有?望台,很容易被发现。”

    女人气呼呼的:“那找你来有什么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行了行了,我自己想办法。”

    巡逻卫脚步愈发清晰,听样子人数不多。聂寻思忖道:“我去引开他们,你趁机往城中心跑,我会回去找你。”他运气沉腰,顺着墙根儿快跑,助力翻过一堵矮墙,没了踪影。

    女人狐狸般转了转眼珠子,露出得意的笑,往反方向跑去。

    聂寻回来时在原地没见到她,这在意料之中;往城中心大大小小的巷道找过,也没见到,这也在意料之中。他往城西去,酒力已经上来了,好在被风一吹,意识清醒不少。终于在城西南找到缩成一团的女人。大批巡逻卫渐渐逼近,他预感这次很难全身而退。

    女人瞧见他,尴尬地笑两声:“你怎么来了?”

    聂寻敛眸,指指道两旁的暗沟:“下去躲一躲吧。”

    “臭死了,我才不下去,要去你去!”女人嫌恶地看暗沟一眼,用手扇了扇鼻子,“我阿耶养你们是吃白饭的吗,你赶紧把巡逻卫引开。”

    “人太多,若动手不好收场。”

    “你刚才不是能引开吗,怎么现在又不行?唬我呢吧?”

    聂寻没有说话,听声音,巡逻卫已到了百步开外,说实话即使躲进暗沟里,他也不能保证一定能避开。看她的样子,是不会乖乖下去,而他不想动蛮力。

    聂寻轻轻呼出口气,脑子里的弦忽然断了。肯定是酒的缘故,久安这样婉约秀气的城,也学着北赫人酿烈酒,这可不是好事。他注视女人,眼睛一眨不眨:“要么你下去,要么跟我走。”

    “你带我出城么?”

    他摇头。巡逻卫已在五十步开外,再转过两个拐角,就能看到他们。

    “要么你下去,要么你带我出城,选一个?”她语气挑衅。

    聂寻单手摁刀,慢慢没入黑暗里。女人愣住:“你去哪里!巡逻卫要来了,你敢不带上我!小心我阿耶... ...”

    已经来了。

    巡逻卫转过最后一个街角,火把将他们的脸映得棱角分明。这些都是下手不知轻重的北赫士兵。

    隔间两丈见方,无窗,矮门,进去需得弯腰,只燃了一盏油灯。像这样大小的隔间,整个山洞有三十来间,蜂巢般排列,整个山洞由人工开凿,入口与气道十分隐蔽,从山外根本发现不了。任谁也想不到,斯涧堂暗门后不是传闻中的地牢,而是暗卫山洞。

    聂寻一路走来,大多数隔间都是暗的。樊栩的命令一直没少过,同伴们大都被派了出去。他找到自己的隔间,俯身进去,没想到里面有人在,居然是危远秋,盘在软榻上用簪子挑灯花。她率先笑了笑:“我就猜到你会来这儿。”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在熟悉的人面前,他不再遮掩疲惫,卸了刀,松开袖口,手刚放在腰带上,又撤回。

    “昨日。大约丑正到的,歇了一会儿,黎明时分向城主复命,就一直在洞里待着。”

    “晁家怎么样了?”

    危远秋挑灯花的手一顿。

    他失笑:“我忘了,这不该问的。”

    那是上一件“货”的事,他不能再染指。

    “晁家不太好。”她简短地回答,推过去一杯温水,“我也想问问你,货物的事。”

    他“哦”一声,喝了水。烛光下,有一滴慢慢滑过喉结、接着是脖颈,最后没入衣领。

    “你是什么意思,嗯?你没理由不知道,那个女人的阿耶是城主想拉拢的人!你倒好,把人送进了巡逻卫大牢,让城主多难堪!”危远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语气严厉,脸却是笑的。“虽然城主比先城主更爱笑,但不说明他更亲和。若城主要罚你,我可不会再偷偷为你拿药了——对了,上次给你的药还有吗?我缠了木樨馆馆主好久,才得了一罐,你得悠着点儿用... ...”

    聂寻不自然地咳一声,岔开话题:“这次的货物不听话,我只负责货物全须全尾的,就算在大牢交货,城主也不会苛责的。”

    危远秋凝视他:“你遇到过听话的货吗?还是说,”她假装漫不经心,“你被上次的货养刁了胃口,才看谁都不听话?”

    “不要乱说。”

    危远秋的心渐渐沉下去。他说,“不要乱说”,而不是“没有”,她更希望他皱眉,或无意识地揉一揉左手的三根指头,这样她就能确定,自己说的话让他不大高兴了。但他没有。危远秋转动他喝过的杯子,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愉悦:“八郎,我们认识多久了?”

    “十四年吧。”他犹豫一会儿,转过身脱掉外衣,在箱子里翻找干净的衣服。“怎么了?”

    “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他的手一顿:“怎么了?”

    危远秋道:“在海边的小渔村。你说,那个水手脚滑,磕到头,是自己掉下去的。他们都信,认为十岁的孩子怎么会说谎呢?但你瞒不了我。”

    聂寻神色一凛,直勾勾看着她。

    危远秋不与他对视:“我不喜欢被人骗,尤其是你。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弟弟看待,我... ...八郎,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想要你好好的,这也是错吗?你若执迷不悟,终归会害了自己。”

    聂寻缄默半晌,道:“我知道了。”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我要看黄色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