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理论片新新

    剧情介绍

    会宁殿。

      荣贵妃侧靠在殿内上首榻椅上,身后的汀兰正在给她捏肩,下首站着庞黛。

      今日庞黛也进宫了。因为她和姑姑商量好的计划就在今日执行,所以她一直呆在会宁殿内不曾出来,就等着消息传来。

      只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来,直到姑姑回宫,身边的汀兰告诉她谢樱一掌拍开了猫,然后在姑姑的请求下只被罚抄五十遍佛经。

      她有些懊恼到:“没想到那谢樱的武功竟然如此不俗,是我们大意了。”

      看着庞黛这幅着急样子,荣贵妃倒是很淡定,“我早就想到谢樱武艺不凡,一只猫很难伤到她。”

      庞黛有些不解:“那姑姑还把药水给宋馨,让她洒到谢樱身上?”

      “我早就把药水调换了,今日有宋馨在,毁了宋馨的脸,断了太子一方势力,也是好的。”

      荣贵妃边说边挥手示意汀兰出去看着,她要和庞黛说些悄悄话。

      “姑姑原来是这样打算的,只是姑姑你后来为什么出口为谢樱求情呢?”

      这点更让庞黛感觉困惑,这种时候不应该落井下石,狠狠打压谢樱么?

      荣贵妃看着自己侄女这迫不及待的样子,叹了口气,年轻人就是急躁了些。

      “今日皇上见了谢樱,十分满意呢。”荣贵妃想起皇上看到谢樱时的惊艳目光就让她很不爽。

      庞黛一听这话,就知道祖父和姑姑想要让皇帝纳了谢樱作妃子的计划必然会成功,只是早晚而已。

      在那日寿宴之后,祖父听起她说谢樱容貌绝色,便计划让皇上见一见谢樱,看看皇上的反应。

      当今皇上最爱美人,而且是越是千娇百媚越是喜欢,这也是姑姑能够宠冠后宫甚至力压样貌普通的皇后一头的原因。

      皇上既然当年就对谢樱的母亲夏娇有意,难保今日见到谢樱不会再起同样的心思。

      只要皇上有意,她们的计划就成功一半。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努力抓到太子的把柄,不论真假,要的是给皇上一个由头,利用他对谢樱志在必得的心理,名正言顺的废了太子。”

      庞黛顺着姑姑的话分析。

      “不错,这样一来,没了太子,凭着我和你祖父的地位和手段,你表哥三皇子成为太子简直手到擒来。

      反正皇上本就不喜欢皇后和太子,才不会在意太子的把柄真假与否。”

      荣贵妃点头附和,眼里都是赞许,庞家孙辈只有庞黛一个孙女,没有孙子。

      这孙女若是聪明机智,她们庞家还可以再兴盛一代。

      不过有个问题庞黛觉得也要提前考虑:“姑姑,你就不怕谢家会借由圣上的势力坐大么?”

      听庞黛这么问,荣贵妃有些开心,这证明她侄女还是有点头脑的。

      “这问题我早就想过了,不用担心,没有谢家,一个谢樱不足为惧。”

      荣贵妃不以为然,有父亲庞贯在,谢家必亡。

      庞黛虽然没懂,但是看着姑姑不愿提起也没敢再多说,只点点头,不说话了。

      “今日那个宋馨倒是狠心的,谢樱和张萱待她不错,却也难逃她的算计。”荣贵妃提起宋馨有些鄙夷。

      庞黛看着姑姑的神情附和着:“姑姑说的是,那宋馨毕竟出身卑微,哪懂什么礼义廉耻。”

      “嗯,不过这样也好,宋馨这种小人用来对付谢樱和太子刚好。”荣贵妃想着又有些满意的笑笑。

      “可是姑姑,宋馨日后会成为太子侧妃,和我们站对立面的啊。”庞黛不懂姑姑为什么还敢任用宋馨这样的人。

      “站对立面又能怎样,我们的敌人是皇后,以及太子和谢樱,她宋馨往好听了说是侧妃,难听点不就是妾么?”荣贵妃给庞黛耐心的解释。

      “今日之后,谢樱必然会和她反目,两人还没进东宫,就先斗上了,要是出了什么矛盾,太子的名声大受打击,

      到时候皇后又插手,事情更乱,而一乱起来,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庞黛心中明了,此事急不得,“还是姑姑有远见,黛儿会向姑姑好好学。”

      

      宋府。

      “大伯,你不知道,今日谢樱她本可以避开那只猫,却还是出手帮了我这个将来会与她为敌的人。”宋馨语气有些着急。

      在她回家之后没多久,宋社就把她叫到书房,问她今日进宫的情况。

      之前找庞黛,她是偷偷去的,自然没说那猫是怎么扑过来的,只说那猫是冲着她的脸扑了过来。

      “谢樱今日这般做未必不是在向皇后表示她的聪慧,同时又可以博得你的信任。”

      宋社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宋馨的算计,只觉得这个谢樱会武且聪慧,不是个简单的。

      “可是后来皇后娘娘还斥责谢樱行事莽撞。”宋馨努力辩驳,谢樱决不是那样的人。

      “馨儿你想的太少了,这谢樱颇有心机。”宋社还在努力向宋馨解释。

      “她如果不救你,必然引来皇后和太子的不满。

      因为皇后会认为她是早就知道了你被定为太子侧妃之事,因此心生妒忌,故意让猫毁了你的脸,好少一个斗争对象。”

      宋馨听着宋社这番言论,只低着头不再说话,大伯说的也有道理。

      她说不过大伯,但是她还是坚持认为谢樱救她就是因为姐妹情分。

      

      靖国公府。

      谢樱回府后将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又从头到尾的过了一遍,仔细思索自己的所作所为。

      她觉得最可疑的就是皇上看她时的惊喜和荣贵妃看她时的妒忌。

      二人必定是知道什么与她有关的事情,而这件事皇后竟然还不知道。

      她有预感,荣贵妃极有可能用这件事情来算计她和太子一派,她必须要去搞清楚。

      想了想,她叫来阿珍守夜,换上夜行服,去夜探左相府,查探下有没有可用的消息。

      

      左相府中。

      虽然上次来过这里,但是谢樱也只是在梨花园、池塘边、翠微阁和竹林呆过。

      因此,一进到左相府,谢樱就避开上次来过的地方,朝上次招待男客的地方行进。

      一路上,谢樱兜兜转转,向着有些明亮的屋子走过去。

      她发现左相庞贯一介文臣,家中的夜间巡逻竟然是五个武功极为不错的男子。

      这让她很好奇,莫非左相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需要专人保护不成。

      在来来回回走了几圈之后,谢樱大致了解了左相府的布局,朝着左相庞贯的院子走了过去。

      可是,她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这大半夜的,庞贯的房门口竟然会有几位江湖武生打扮的男子在守夜。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几个男子现在全部被人打倒在地,藏身在墙角的阴暗之处,不知死活。

      谢樱抬头看了看庞贯院子,其中一间厢房里还亮着,可以通过窗户上的影子看到一个身影正坐着,旁边站着一个身影婀娜的女子。

      据谢樱猜想这间房间是书房,坐着的那人应当是庞贯,站着的那个明显举止有礼,不太可能是小妾,应当是他唯一的孙女庞黛。

      想着这些,她更困惑了,祖孙二人正在交谈,为什么要让江湖人士守在外面?

      还有是谁把这些人打倒在地,而屋内的二人却没有发现。再者把这些人打倒,就不怕一会儿被庞贯发现么?

      谢樱调整呼吸,静静听了下周边的环境,她发现在她前方不远处有人,还是两个人。

      运了运气,谢樱抬头朝那个方向看过去,那边有一棵大叔,黑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她猜测那两人就藏在那棵树附近。

      毕竟那棵树旁边就是正在谈话的祖孙二人。

      莫不是遇到了同行了?

      这是谢樱的第一反应。她心中有些犹豫,那棵树就是靠近庞贯祖孙二人最好的藏身处。

      只是如今不知道藏在树那边的是敌是友,她如果贸然前去必然引发无法遇见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惊动庞贯他们。

      但是转头看了下那边黑暗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个人,谢樱顿悟了。

      她现在靠过去,就算不小心和树边的那两人起了冲突,惊动祖孙二人又如何?

      因为一会儿祖孙俩谈完话出来,必然会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到时候还不是被惊动。

      所以早晚都会被惊动,还差她从中添一脚吗?

      想着这个,她就往那树的方向悄悄移步过去。

      那边树上蹲坐着一个男子,此刻他正低头冲下方站在树后的男子低声道:“有人过来了。”

      站着的男子朝门口看去,院门开着,暗处地上躺着几个不知死活的尸体,没有人啊?

      看到自家主子朝门口看去,树上的男子又低声道:“应该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她发现我们了。”

      树下站着的木?愣了愣,立马窃喜,今晚的左相府很热闹啊!果然没有白来!

      他今晚得知消息有几位江湖打扮的武生进了左相府后门,便觉得事情有怪。

      左相一个文臣出身,怎么会和江湖人有牵连。

      便带着季白悄悄过来了,结果刚进门没多久就看到五个身手不错的男子为一队巡逻。

      他上个月也悄悄潜进过左相府中,并没有夜里巡逻的人,所以这左相是在谋划什么?

      等他和季白到达左相院门口,就发现几个江湖人士在守门,然后庞贯和他孙女庞黛在屋内聊天。

      正在他猜测二人会说些什么的时候,季白忽然出声告诉他,门口守着的那几个江湖打扮的人是北戎人。

      他顿时就愣在原地,左相竟会和北戎人有交集?

      想到季白曾经随苏家商队去过边境,见过北戎人,应该不会出错。

      于是他就命令季白去偷听庞贯祖孙谈话,自己在院门口等着。

      谁知道那几个北戎人似乎是暗卫出身,很快就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

      正朝他的方向走来时,季白返了回来,为了救他,只得把那几个北戎人打晕在地。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北戎人,明白今日势必会打草惊蛇。

      便不再纠结,只让季白将几人拖到黑暗处,至少避过前来巡逻的人。

      只是后来他又发现一直都没有下人朝这边过来,原先那几个功夫不错的护院也没有往这边来,看样子是庞贯特意嘱咐过。

      这反而让他越发好奇庞贯今日要做何事,就与季白潜进院中树下,竖耳细听。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理论片新新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