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女警察李清

    剧情介绍

    Di_027在路上

      【回宿舍的小路】

      夜已经深了,看着手机发光的屏幕,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点。心想这次麻烦了,昨天才给政教处主任骂一顿,这次又晚归,真惨。都怪那醉得不省人事的郭虎,如果他没醉的话,我们还能赶在12.30前跑回宿舍,可要扶着这头百几斤重的他,走这漫长的路,真绝望透了,只能祈祷值班的宿管不是“凤姐“。

      在分叉口时,于志杰跟我们分开了,他背着许薇薇往女生宿舍走去。

      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回想起【绯闻】酒吧里那狂欢,而现在却走在冷清的小路上,那对比实在强烈。久了,整个心境渐渐地淡下,突然对生活有些感触——“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月也有阴晴圆缺,有相聚就有别离,但愿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好好珍惜这份大学里兄弟情怀,大学里单纯爱情…….”

      大冷风不给面子,狠狠地偷袭我们,冷得我赤红着脸,幸好刚喝了点小酒暖了胃肠。皎月就如一块洁白的碧玉,把柔和的月光洒向大地,仿佛披上一件单薄的衣衫,而路边的小湖十分安静,不知道里面的鱼是不是都睡着了。

      夜色美,可没人欣赏,或许只有古代的诗人才会出来吟诗作画,可我们并没有那么文艺,而是狼狈不堪。

      “这死肥猪真傻!明明没那么大本事却要逞强,被耍又不知道!。那时候我都站在桌上,撕破脸皮地喊了,他就是不听。”曾家豪扶着沉重的郭虎,脸上充满了怨恨。

      “嗨,都怪那女的心机重”

      我无奈地叹息着。

      “说起那烂女人就来气!真给他下迷魂蛊了?把他迷得傻乎乎,就像一头使劲往墙撞的牛,不!是肥猪!蠢死了!!!”

      “不许你这样说洛娜,你个混蛋!!!”有一丝醒意的郭虎挣扎地动了,软绵绵地向曾家豪骂道,那浓烈的醉气熏得他咳嗽。

      “卧槽!!什么洛娜,现在扶你回去是谁啊,是洛娜吗,就算是她早就给你压扁了!还死性不改帮着她解释,信不信我把你丢进湖里喂鱼,你这头蠢猪!”

      曾家豪不满地抱怨起来,但内心都是为郭虎着想,为了他好。此时,醉得丝毫没点力气的郭虎一声不吭。换是平时,早就板起腰杆子和曾家豪吵了。

      “算了,我们是兄弟,有乐同享,…..”

      “有难同担,说好的兄弟一起来,就一起走,对不对,宇冬,你都说上百次了,烦不烦?”曾家豪扁着嘴接了我的话,这时的我们俩笑了。

      突然间,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那是肖邦的《夜曲》。“宇冬,先把肥爷放下,我听个电话。”说完,曾家豪从口袋里抽出部iphone6,按了通话键后,慢慢地走开。

      而坐在路上的我看着路灯,懵懵懂懂间感觉很好看,有几只小昆虫绕着灯光,拍着小翅膀飞啊飞啊,心想——在小昆虫的眼里,路灯是怎么呢,是不是和我们眼中的太阳一样,刚想到着迷时。讲完电话的曾家豪回到我身旁,他从郭虎身上搜出烟,样子惆怅地点燃一根。

      “怎么了?刚讲完电话就抽起烟,平时都没见你抽过。”

      我看着不对劲的曾家豪,疑惑地问道。

      “嗨,它怀孕了,要生了。”曾家豪吐出一口烟雾,淡淡地说。

      “什么怀孕了?于静姐怀孕了?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激动地抓住他的手使劲摇着,而他给我抽筋般面孔吓坏了。

      “你叫这么大声干嘛,快闭嘴!!”

      “那你告诉我,是真的吗?于静姐有了?”

      曾家豪无奈地推开我,又接着吸一口烟说:“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刚才确实是于静打电话给我,哭啼啼跟我说些事。

      “说什么?”我把脸凑得很近,认真地看着曾家豪那俊美的脸庞,而他很反感的瞄了我一眼,回避了。

      “她说家里猫咪怀孕了,要生了。在窝里痛苦地叫着。而她很紧张得不知所措,就在它窝外苦苦等候,实在着急得哭了,就打电话给我。”

      “她们家猫咪大半夜生孩子?”

      “大半夜就不能生孩子吗。”

      “……..当我没说过。”

      这时候,曾家豪吸完最后一口烟,样子很享受。接着把烟头按着地上熄灭了,认真地对我说:“因为我爱美,抽烟多了牙会黄,身上也一股烟草味,那感觉就像大叔。所以我才没抽烟,但不代表我不抽。”

      “家豪,如果于静怀孕了,你会怎样?”在他正准备站起来时,我的一句话又让他停下来。

      “那你是男人吗?”

      “当然是。”

      “是男人就该有担当,有责任心,用心地照顾心爱的女人。更何况是心爱的女人怀孕了,更要无时无刻地陪伴她。至于孩子要不要的问题是大家的事,如果是有了,我一定要这孩子。”

      “但还是那句话,照顾好自己心爱的女人,别让她伤心流泪,尤其是在她无助软弱的时候。”曾家豪的话说得有力度,他的眼神是无比的认真和坚定。

      “那,如果那个小孩不是你的呢?”

      “你想说于静怀上的小孩不是我,而是别人?”

      “恩恩”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你既然说这话,居心何在!!”说完,曾家豪假装用力地掐着我脖子,而我使劲地挣扎说:“我说的是如果,大爷,求你放过我,放过我,我不是故意为难你。”

      手松开的曾家豪叹了一口气说:“如果她还爱我,那我不会介意这些,因为我已经深深爱上她了,这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我多么希望能和她快乐的生活着就好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谁都不愿意会发生不开心的事,谁也不愿意跟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过一辈子,你觉得呢?宇冬。”

      “过去就让它过去,重要是珍惜眼前。”

      “对,你说得有道理。“

      “你怎么突然间问这些?”

      “没事。我想起来一个朋友而已。”

      “谁?”

      我没有告诉曾家豪,他也没有再问,因为他不爱八卦。其实是谁,我心里早有答案,那个人就是张晓沫,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而现在还爱不爱她已经不太重要,重要是我是个男人,我应该有担当,有责任照顾一个无助软弱的女人,毕竟我们曾经也相爱过。

      “走吧,赶紧回宿舍吧。”想明白的我舒畅地叹了一口气。而这时候的曾家豪也趁着郭虎醉得迷糊,不客气起来吼一声,然后轻轻踹上几脚说:“快走,你这头几百斤重的大肥猪!大肥猪!”

      他说完,郭虎傻乎乎得没反应,我们俩都哈哈笑起来,扶着他走了,走在夜深人静欢快的小路上。

      第一部分完结

      待续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女警察李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