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第8影院

    剧情介绍

    “既然现在我们这话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的了,那么三天之后,我们直接看结果就是,如果王子殿下真的想让我答应你帮你做事情的话,那么只要你能让我满意……”

    夜湛一边说着一边垂下头去,他似乎没有什么心情在盯着自己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哼,你这件事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只要我愿意,没有什么事我完成不了的,而且没有什么难度。”

    “……”

    可丽王子看到夜湛在自己面前如此说话,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感到开心,还是应该感到愤怒了。

    如果仅仅是从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上面来讲的话,那么必然是应该感到开心的。

    可是夜湛这番话让人听在耳朵里面的时候,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讽刺。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所以他便一笑了之,毕竟现在并不是在夜湛面前发火的时候,好不容易对方现在来答应了自己。

    如果就因为一点小小的过失而失去了这个机会了的话,那么这对于自己来说恐怕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太子殿下,你长久的待在这屋子里面,恐怕对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多出去走走,晒晒阳光,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应该对你身上的伤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可丽王子殿下忽然想起来,夜湛之前被自己捉回来的时候满身伤痕。

    鲜艳的血红色痕迹映入眼帘,沉浸在他的战袍之中,甚至往地上不停的滴着鲜血。

    如果不是及时的遇见了自己的话,恐怕夜湛现在也不至于好深深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了。

    这般想来,可丽王子瞬间便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至少夜湛的这条命,也是由自己救回来的。

    虽然他是以俘虏的身份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可是他就保证了他完好的性命。

    这般说话,即使对于夜湛表达了自己的一番关心,出于好意,更是为了提醒夜湛自己的这条命到底是谁救回来的。

    言下之意便是让夜湛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思面对自己,而不是时时刻刻的与自己作对,自己让他做一点事情,只是让他怀了自己的救命之恩而已。

    夜湛瞬间就明了了,可丽王子想要对自己真正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了。

    “王子殿下,说来说去,我这条命还真得感谢你,不然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曝尸荒野了,又怎么可能现在还这般好,深深的站在你的面前和人说上一句话。”

    夜湛没有什么好回避的,至少这条命确确实实是在这口令王子的手上被救回来的。

    自己还能够活到现在,的的确确是要感谢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高大的男人。

    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心思的运作,只要是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那么即便是有人拿着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他也绝不可能有丝毫的妥协。

    就像是自己想要完成一件事情,即便是有无数的艰难险阻等在自己的面前,那么他也是绝对不会放弃。

    “太子客气,以太子殿下当时的尊贵身份,如果你在我这管辖的地盘上出了任何事情了的话,只怕到时候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任,说来说去,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才是。”

    可丽王子夜湛对自己这般说话,言语之间也显得有些客气了。

    显然他以为自己刚才的对于夜湛的提醒已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在内心之中暗自欢喜。

    “仍然考虑王子知道,救我是你应该做的,那么以后关于这救命之恩,你还是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来了才好,不然的话你多次提起,我都不知道这恩情到底是应该报还是不应该报了。”

    夜湛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抬起头来,昂头挺胸。

    目光悠远的看着一片漆黑房间之中的一丝丝明亮的光亮。

    光亮之中似乎有千万里灰尘不断的飘荡着,欢欣鼓舞。

    如此模样却没有让他脸上的笑意有丝和的灿烂,仍然是那般平静,那般的死气沉沉,如果盯着他的脸颊看久了之后就会看出来一股明晃晃的悲伤情感。

    要不悲伤就像是爬上了他的骨髓一般,恐怕在这短时间的日子里面,是绝对不可能会被消散的。

    似乎无论发生了什么值得让人开心的事情,他都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只觉得有无限的悲伤在心头晃荡,虽然觉得心中不安,但是也无力抵抗。

    只是任凭着悲伤在心中游走。

    “我相信,之前可丽王子看见我在那里的时候,心中有病人是十分犹豫要不要救我的,在表面上说的是要就我其实只不过就是要叫我抓到这里做人质而已。”

    夜湛看着那些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断的欢跳欢呼着的灰尘,有那么一刻钟的时间,他希望那些灰尘就是自己该有多好,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像这般快乐过了。

    悲伤的情绪每一天都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长久的如此,竟然连快乐的感觉是什么他都不知道了,他怀念那种感觉,想要体验一把那样的感觉,但是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他没有办法实现自己内心当中那么一点点的愿望。

    的确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的困难,哪怕是这小小的愿望也是如此。

    悲伤的情绪他控制不了,快乐的情绪,他又没有办法让他回到自己的身边。

    他心中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但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与众不同的,严肃而寒冷,没有一丝感情,“如果不是害怕被全国大军压镜,想必有王子殿下也定然不会把我带回来。”

    说着,他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你之所以将我救回来,只不过就是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已,已经与你们蛮族现在的军事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与我们北辰国相抗衡。”

    夜湛眼神极其的冰冷,但是说的话却极其的严肃,让人没有丝毫想要笑出来的意思。

    可丽王子站立在一旁,只感觉到背后掀起了一股寒气。

    他不知道夜湛这个人到底是真性情还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害怕的。

    所以竟然连这种隐私的话,都能够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在国家大事之上这种事情被说出来可是大大的忌讳。

    可是夜湛显然没有丝毫的回避,这也许是他的真心话,同时也可能是他想要威胁自己才说出来的这种话。

    他越来越觉得夜湛志的内心是实在是太难以琢磨了。

    在这一瞬间的时刻当中,他突然不知道到底自己该怎么做猜想才好。

    这个人的心思完全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万一说错了一句话,那么自己的国家很有可能就这样毁在了自己的手中,他不愿意背负着这千古的罪名,所以他压制着自己内心当中的激动,缄默不言。

    “不过,不管你当初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把我给带回来这里,不得不承认的事情就只有这一点,的确是因为你,所以我才能够活到现在,我这条命的确是你给我带回来的。”

    夜湛仍然盯着那一丝光亮的地方,似乎那边有什么异常美丽的东西正在吸引着他全部的目光,他几乎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投放在了那里。

    “不会,如果王子殿下想要利用这么一点救命之恩就想要控制我这个人的话,只怕实在是太过于异想天开天方夜谭了,因为就如同你刚才所说的那样,你救我都是你应该做的。”

    夜湛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地方,他一边目光直视着不知名的地方,一边对旁边站立着,呆若木鸡的可丽王子说着。

    他也不管这可对,王子听了这番话了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似乎不管对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都是与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

    自己说的这番话,只不过就是说了自己应该说的事情而已,没有什么必要让自己记在心中,更没有什么必要让别人如此的挂怀。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又沉寂了许久,可丽王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什么才好了。

    几次三番的被夜湛这样堵得说不出话来,他憋红了脸蛋,整个人在这一瞬间都显得气鼓鼓的,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违反的意思来。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对答,他无力反驳夜湛对于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

    即便是自己心中怒气冲天,在这一瞬间几乎就要发泄出来了,但是他还是强制忍了下去。

    “夜湛,你现在既然生在我在军营之中作为我的俘虏,我将你的性命留在现在就已经是对你非常的客气了,如果你还要在我面前这般说话显得如此的不客气的话。”

    说着,可丽王子长过身体,昂头挺胸的。

    高大的身体在夜湛的面前气鼓鼓的,就连呼吸的身体状态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映入眼帘。

    “如果你再继续这么不客气的对我说话,只怕接下来我定人就不会这么猛,好心好意的对待你了,比如说,之后我架着一把刀在你的脖子上要了你的性命,那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丽王子说着眼神当中透露出一股狠狠的肃杀之意。

    “接下来你若是再如此,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即便是你对我有再大的功劳,再大的用处,你最后的命运也是和那些普通人一样,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第8影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