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乌合之众小说

    剧情介绍

    夏薇梦把玉佩揣了起来。

    回头对着钟离行楚拱手行了个礼:“钟离公子,我先在这里谢过。谢谢您这些天为了帮我找妹妹劳苦奔波,也请您帮我谢过蝶姨,谢谢她救我一命。我就不跟她道别了。”

    “你~~”钟离行楚本来想阻拦夏薇梦的离开。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既然她执意自己一个人走,自己也无可奈何。

    “哟!你看,你把我未来娘子给气跑了。啧啧啧,我也溜了。”零青奚落一番。表面上一脸遗憾,心里却是笑开了花。终于甩掉钟离行楚这个麻烦事了。现在就等自己出手了。

    说完,零青便离开了。

    钟离行楚坐在位子上品着茶,眉头紧锁,忽的一个影子落在眼前。

    钟离行楚不紧不慢的放下茶杯:“都查到了什么。”

    “影子”毕恭毕敬的作揖回答:“回少主,那个叫零故的什么都没有查到。只查到是柳南人士,其余一概不知。”

    “继续查!”

    “是!”“影子”忽的又离开现场。

    钟离行楚依旧眉头紧锁。难道自己因为担心梦儿太敏感了?这零故只是一个单纯爱慕梦儿的普通人?

    夏薇梦走在街上摸着玉佩思索着:自己是先回去收拾行李,还是先修玉佩呢。

    干脆先修玉佩吧,这样就不用多走一段路了。诶呀,自己真是聪明呀。

    夏薇梦修完玉佩回到客栈。

    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终于收拾完毕,客栈小二更换完褥子,夏薇梦挎着自己的行李推开零青的房门。

    “零故?”见没人应答。

    不会还没回来吧,自己都修完玉佩了也收拾完行李了,怎么还没回来。干脆就放桌子上算了。

    正准备放在桌子上,夏薇梦眼睛一瞟看见茶杯旁边放着一个小药瓶。

    东瞟瞟西瞟瞟,确定零青没有回来,自己拿起那个小药瓶打开闻了闻。“嚯!”夏薇梦赶紧捂着自己的鼻子,慌忙盖上药瓶的盖子。

    “真难闻!”夏薇梦扇了扇鼻子边的空气,把玉佩房子桌子上。

    “怎么头有点晕啊,难道味道太冲熏到了?”夏薇梦感觉自己有点头晕。扶着旁边的椅子坐了上去。拿起瓶子一看,上面赫然写着“迷药。”

    “敲!什么鬼!”夏薇梦真想抽自己两嘴巴子。奈何没有力气,昏昏欲睡。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在桌子上。

    零青从房梁上跳下来,看着晕倒的夏薇梦,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

    本来自己先去办了其他事还是早她一步回来,准备在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放迷药的,结果她收拾的那么快,还有收拾屋子的小二,都来不及动手。她还门都不敲冲进自己的屋子,药瓶都没来的急收起来,自己只能先躲了起来。

    零青叹气。“还好结果都一样。就等钟离行楚离开客栈了。”只是这钟离行楚多疑就怕他不走,这样就有些难办。还是稍微安排一下吧。

    果然,钟离行楚到了晚上询问客栈老板。

    “请问那个跟我一同前来的姑娘可已离开?”

    “我们小二看见那位姑娘收拾行李了,房间都收拾了,应该是走了。”老板回答。

    “那位零公子呢?”

    “零公子也随后退了房,满口说着可惜可惜,什么自己好不容易讨的娘子就飞了,自己只能回家接受父母安排的娘子了。不过~~”

    钟离行楚还没听老板说完话,方生就跑了进来:“不好了!少主!柳柳姐中毒了!你快去看看吧!”

    钟离行楚赶忙冲了出去。

    站在楼上看的一清二楚的零青冷冷一笑:“看来柳柳比夏薇梦要重要啊,既然如此,夏薇梦就交给我好了。”

    夏薇晨整个人都麻了。

    苏木然这个臭道士说什么让自己坐在这里等他,自己去摘点果子让我不要随便走动,他一会儿就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夏薇晨敲着自己麻了的腿,“再不回来我就!我就!”哎,算了,那我就再等一会儿。无奈的垂着头,翻看自己的包包。

    嗯!还好在虚清观的时候去后山采了一点药,制了一些安眠香和痒痒粉。

    “喂喂喂!你知道吗!不得了啦!”苏木然俊秀的脸上挂着几滴被太阳晒出来的汗珠,远远地跑过来大声喊着,采的果子掉了几个都没看见。

    夏薇晨站起来一脸嫌弃的看着问:“你别说,我可不想知道。”

    “你不会不想知道的。”苏木然拍着胸膛,“我保证很有用的。”

    “那你就随便说说,我随便听听吧。”

    “我刚刚不是摘果子去了吗,然后我看见一个女子在那里扫墓,我看她衣摆上沾了泥点子,就像过去递个手帕给人家。”苏木然坐在石头上自得的说着。

    夏薇晨听到这里就不想在听下去了,打断苏木然的话:“停!你可别说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人家衣摆脏了,不就是想跟人家聊天嘛,还找理由。”

    苏木然拉着夏薇晨一起坐下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在后面。”

    “我不想听你们的甜言蜜语啊互诉倾心之类的,你说给别人听嗷。”说着要站起来。不想被苏木然拉的差点跌坐在他怀里。

    “没说这些,是关于你姐姐的。”

    夏薇晨不自然的拿过苏木然手中的果子安静的坐下来说:“那你不早点说。”

    “嘁!”苏木然啃了一口果子接着说:“经过一系列交谈,我才知道那个女子是凌安城里赫赫有名的挽风楼里的女揽客,趁着闲时来给父母扫墓。然后我呢谨记你的嘱咐,随即拿出了你姐姐的画像问她有没有见过。”

    “什么嘛!女揽客怎么会见过我姐姐,虽然我是叫你帮忙打听我姐姐,但是也不是叫你什么人都打听啊。”夏薇晨“泪目”。

    “诶你这人怎么还搞歧视呢,谁人不知这揽客可是最能打听到消息的。”

    “结果呢?她有见过我姐姐吗?”夏薇晨问道。

    “你猜怎么着?那个女子说还真见过。”苏木然挑眉一脸得意。

    “啊~~这~~”

    苏木然接着说道:“还是在挽风楼见到的!”

    “一定是搞错了!”夏薇晨站起身顺便拉着苏木然一起站起来,整理好挎包要走。“我姐姐闲着没事去那里干什么。”

    苏木然跟上去,小嘴还说个不停:“你姐姐还是跟着两个男人一起进去的哟!然后那个女子还看见你姐姐跟一个长相颇为俊俏的翩翩公子对酒呢。”

    “去去去!你说的我才不信!”夏薇晨甩甩手想要苏木然离远一点。

    “我说的可是实话,不信你可以去挽风楼问问呢。”苏木然拉着夏薇晨不让她继续往前走。

    “我看你就是想要去挽风楼才跟我编造一些谎话的。”夏薇晨看着苏木然认真的说道。

    苏木然委屈:“好姐姐,你怎么不信呢,要不然你自己去问问,我不跟去总行了吧,但是我不跟你又怕你遇到危险。其实你也是有点相信的吧,不要因为我老是编瞎话诓骗你,你就不找你姐姐了是吧。好姐姐信我一次不亏的。”

    夏薇晨看着苏木然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有点相信了他,在看他委屈又不像是说假话,万一是真的那不白白放走了姐姐的消息,以后只能去决风山找姐姐了。我现在是安全了,早点找到姐姐,姐姐也不至于处在危险的境地了。

    “那我就相信你一回?”夏薇晨半信半疑的说道。

    “嗯!我带路!”

    夏薇晨觉得自己是栽在苏木然的手上了。他三言两语就能哄得自己开心,又懂怎么顾及小女儿的心思。真真是花花公子,流连花丛。如果自己真的喜欢上他,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是不是有点亏了。哎哎哎!自己才不会喜欢他呢。

    夏薇晨跟在苏木然的身后,偷偷摸着挎包里自己绣的的荷包。算了,看情况在送给他吧。

    “你怎么慢慢悠悠的。在不快点,你姐姐说不定又跑别的地方去了。”苏木然回头看着夏薇晨走的慢腾腾,催促着。

    “你话好多啊,小心我撒你痒痒粉!”夏薇晨危险道。

    “诶哟我好怕啊!”苏木然坏笑着回应。

    夏薇晨忍不住想着: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

    苏木然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站住脚步。谁知道夏薇晨没注意一头撞了上去。

    “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啊!害得我撞的鼻子好痛!”夏薇晨揉着鼻子问道。

    “谁让你自己不看路的,再说了这么宽的路,你非要跟我那么紧,你是不是喜欢我?”苏木然不要脸的说着。

    “去去去!”夏薇晨嫌弃的走在前面。

    “我刚刚是在想啊,你既然会制毒,那是不是也会解毒啊。”苏木然换了一副正经的样子问道。

    “咳咳!你猜。”夏薇晨才不会承认自己只会制毒不会解毒。

    “要是你会解破魂就好了。”苏木然感叹道。

    “破魂?你怎么知道破魂?”夏薇晨震惊道。

    “诶!我见多识广不行吗?”苏木然又是一脸坏笑。

    “嘁!就你还见多识广?破魂可是我爹研制的,没人能解得。咳!我爹也解不了。”夏薇晨先是一脸自豪随即有满脸羞愧。“你听破魂这名字就很难解好吧。”

    “是是!确实很难解。”苏木然快步向前走,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好像有人要吃了你似的。”夏薇晨快步跟上埋怨道。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乌合之众小说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