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大秦飞帝系列之透明

    剧情介绍

    “萧总果然是出手阔绰,其实我也没有多么了解程小姐,只是程小姐我们平时走的近了,我也就只是把程小姐的每一句话记在心上。”

    陈煜听着庄慕轩那么大方的时候,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原本想要约着甜甜出来好好吃饭,两个人的约会变成了三个人,心中正不是滋味,哪里会轻易的放过他。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陈总对她有什么特别的企图,我跟你讲着程小姐是我的前妻,我可是了解一些她,这人晚上睡觉可是一点也不老实,甚至还打呼,我们虽然结婚的次数不多,可是至少也是同床共枕,所以一定要小心。”

    同样身为男人,庄慕轩怎么会看不出来陈煜想要做什么,所以就故意那个之前的事情膈应他。

    “原来是这样,程小姐平常看起来这样乖巧,原来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不得说这让我的心里越来越感兴趣了。不过我真的是好奇你们为什么会离婚,我才一定是我们的萧总太出色了所以在外沾惹桃花吧。”

    陈煜的话刚说出口,庄慕轩的脸色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堪,而此刻一边的男人却故意装作看不见,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

    “陈总就不要这样奚落我们董事长了,董事长年纪轻轻,风流倜傥,为人正直,甚至还是军队的上校优秀的不得了。”

    说着话的同时,唐甜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润了润口。而一边的庄慕轩听着女人的话则是一脸得意的看着身旁的男人,仿佛在对他说:瞧见没有,离了婚我也是优秀的。

    但是女人接下来的话,让庄慕轩的脸色更加难堪。

    “只是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人打主意,就像是一个臭了的鸡蛋怎么会不吸引苍蝇,所以董事长就不小心吸引了苍蝇,最后惹了一身的骚。”

    唐甜的话让一边的陈煜哈哈大笑,而说这个话的人的眼光却看向别处,不敢看一边的男人,她怕他的眼神刺激到自己。

    “呵呵,程秘书的比喻真是很好,不愧是做秘书的人,一看就是个高材生,厉害厉害。”

    之前的事情,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不说出口,所以谁也不会触碰这条底线。但是庄慕轩不知道的是,即使是心照不宣陈煜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陈煜对唐甜的话笑的是前仰后合,一刻也停不下来,连吃个饭想起来都是哈哈大笑,一边的庄慕轩整个过程都是黑着脸,唐甜只是默不作声的低头吃饭。"

    两个男人就这样全程你一句我一句的相互作对,最后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反观一边的唐甜倒是吃的不亦乐乎,看着女人吃的开心的模样,两个男人也不再过的说些什么。

    回到公司,陈煜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句话也不说。

    唐甜难得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继续处理着手里的文件。

    办公室的庄慕轩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闻着香烟的味道他皱了皱眉,想到上午的时候楚贺天说过的话,以及晚上的时候陈煜对唐甜的上心,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卡着,让他不顺心。

    忽然灯光一暗,原本各有所思的两个男人和一个正在处理文件的女人,突然感受着黑暗有些不适应,两个男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门外的女人。

    “唐甜!”

    “女人,你没事吧。”

    门同时被打开,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怎么了?没事,不就是停个电,现在刚好停电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家休息了。”

    听着女人淡定的话,陈煜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庄慕轩仍旧是眉头紧锁。

    拿出手机,将手电筒打开,看着因为手机光而照亮的角落:“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挺怕黑的?怎么……”

    唐甜看着庄慕轩手中的灯光,耸了耸肩膀:“是啊,以前是挺怕,可是现在不是以前,谢谢你的手机灯光,刚好我的手机电量不足了,我要收拾东西先回家,董事长有什么事情,明天见。”

    “我送你。”

    陈煜和唐甜一起离开,留下呆愣在原地的庄慕轩。

    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的庄慕轩仍旧是不明白她这么多年究竟是经历了什么,除了性格不一样,打扮风格不一样,头发不一样,就连一些习惯都不一样了。

    看着已经走远的两个人,庄慕轩的心里除了疑惑剩下的就是兴趣。

    “唐甜,看来我们要好好的认识认识了,你说的对,现在不是以前,你也不是以前的你。”

    远去的唐甜并不知道自己身后的男人究竟想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在以后的漫漫人生路上,会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追随着脚步。

    “我发现这个庄慕轩对你的态度似乎是不一样了。”

    陈煜开着车,看着倒车镜里的女人试探性的问着。

    “煜,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也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更知道我和她妻子时间的关系,所以有些事情即使是心里清楚也不要说,这样只会让大家的心里不舒服。”

    唐甜怎么会听不出来陈煜的意思,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着两个男人明争暗斗,她只觉得厌烦,但是一个是自己的恩人,一个是自己的心上人,她能做的只有选择无视。

    “我知道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陈煜也知道甜甜的意思,也就不再过问,只是心里的那个担忧久久不能忘却。

    “对了,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我交代给雅娟和乔娜的事情还没有开始,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开始,楚贺天今天来过,他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唐甜在早上看到楚贺天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人的到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看着庄慕轩皱着的眉头她就更加肯定没有好事。

    “接下来就是好好的处理楚贺天,毕竟先拿回程氏才是最重要的,让自己父亲的根基留在别人的手里,我的心里始终不安心。”

    甜甜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默默地不说话。

    前排的陈煜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想念自己的父亲,也一时之间插不上嘴。车子的方向盘一打,改变了原本要行驶的路程。

    唐甜只觉得过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到家,抬起头的时候看着窗外陌生的环境。

    “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你看看我觉的这个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

    没过多久,唐甜站在五彩斑斓的游乐场的门外,看着各种颜色的灯光。

    “你怎么又带我来游乐场,之前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已经去过一次了。”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你去的又不是这样的游乐场,走吧。”

    陈煜从唐甜的背后,推着唐甜走进游乐场。

    这样欢快的气氛,让原本心事重重的甜甜瞬间忘记了所有,眼睛里只有这里的灯光,耳朵里只有这里的欢声笑语。

    “前面是旋转木马,走,我带你玩。”

    “不了吧,上面都是小朋友,我都已经马上要奔三的人了。”

    唐甜站在原地,看着一圈一圈旋转的木马,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期盼。小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这里,长大了也只能是看一看。

    “谁说的长大了就不能,我们一起。”

    在陈煜的引导下,甜甜坐在久违的木马上,一双眼睛慢慢泛红,看着离这里不远处的某个角落,小时候父亲就是站在那里看着她愉快的玩耍。

    一圈一圈的旋转着,甜甜高高地扬起自己的头,不要让眼中的泪水流下。陈煜坐在甜甜的身侧,看着甜甜浮动的情绪,其实心里更多的是高兴,他不愿她将所有的情绪积压在心底。

    自从上次的游乐场之行之后,陈煜就发现她对游乐场有种特别的情怀,就想到可能是她小时候她的父亲经常带她出来游玩,所以当看到甜甜想念父亲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是想到游乐场。

    “煜,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玩过这个,小时候每个周末只要我的作业完成父亲就会带我来这里,长大了觉得这些幼稚,即使是父亲带我来我也不愿意来,甚至是跟父亲讲自己是个大孩子了不喜欢这里了。”

    她站在原地看着仍在转动的木马,回想着小时候自己一次一次的坐在木马上欢笑,那时候她觉得是最幸福,快乐的事情。

    原本心情抑郁的甜甜忽然感受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转过身看着一个比自己高半头的小丑,拿着一颗糖果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唐甜接过小丑的糖果:“谢谢你的糖果,现在的我已经不难过了。”

    “记得要开心。”

    小丑留下一句话就一摇一晃的离开了唐甜的视线。

    看着自己手里漂亮的糖果,她将它紧紧地握在手里,转过身看着对面的男人:“走吧,既然来了就尽情的玩耍吧。”"

    "心情逐渐好的唐甜看着一旁的陈煜甜甜一笑。

    正是这一笑让陈煜的心里永远记着这个明媚的女人,以至于未来的好多年都没有忘怀。

    “为什么什么事情还没有帮我处理,楚总的办事效率是越来越慢了。”

    等了几天的陆小曼始终是没有得到结果,有些着急,对着电话那端的男人急躁的说到。

    “这样的事情我也不能控制,这就看你家的男人是怎么说的,再说了要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要传达的事情我也传达了,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我想你没有权利命令我。”

    电话那端的陆小曼的命令的声音让楚贺天的心里很不爽,从小到大谁也没有这样对待过他,一个小小的女人就敢这样对他让他的心里格外的不舒服。

    “我不管你是谁,我要的事情你没有给我办妥就是你的事情,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你让庄慕轩和唐甜有分歧。”

    楚贺天听着电话那端的女人的话,冷笑道:“是吗?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今天我去找庄慕轩的时候,很明显你所说的机密对他并能构成威胁。”

    男人也不再和电话那端的女人过多的废话,直接将电话挂断。

    “哼,好你个楚贺天,现在学会了过河拆桥,你这样的人也只有我会帮助你。”

    陆小曼有些气愤的看着桌子上的电话。想到现在连个帮助自己的人都没有心理更加恼怒。加上现在的她对唐甜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对于唐甜的不一样,她似乎是感受了什么。

    拿起原本被自己扔得远远的手机:“查,给我深深的挖,我要知道现在的唐甜是什么身份,她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坐在沙发上的陆小曼绞尽心思的想着要怎么针对唐甜,连站在玄关处的庄慕轩都没有看到。

    “你在干什么呢?”

    男人穿着灰色的拖鞋,走进客厅,看着沙发上气呼呼的女人,只是皱了皱眉头。

    “慕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也不提前说一声,吃饭了没有?”

    听到男人的声音,陆小曼惊慌的将手机放在沙发上。

    “慌张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刚刚进门的时候看着你对着电话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就连我刚刚叫你你都没有听到。”

    男人的话让陆小曼更加慌张,不自然的站起来,将手机攥在手里,手将自己脸前的碎发夹在耳后:“是吗?可能是因为最近没有休息好所以状态不好,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我前段时间发现我爸妈不在家,就连电话也联系不上。”

    陆小曼想到上次慈善晚会的时候唐甜说过的话,将自己的父母提出来,希望庄慕轩能顺着这个转移注意力。

    “怎么回事?”

    庄慕轩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起今天的报纸,看着报纸上的内容心不在焉的询问着。

    “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买了一些东西想要去看看爸妈,但是当时怎么敲也敲不开门,后来我就打电话,但是电话也没有人接,邻居说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爸妈了。”

    陆小曼坐在庄慕轩的身边,一副如坐针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多久的事情?”

    “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慕轩你说怎么办?”

    陆小曼的双手晃着庄慕轩的手臂,一脸紧张的看着男人,眼睛中似乎还含有泪水。

    原本看报纸的庄慕轩因为双手被人晃动,皱着眉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站起身躲开女人的摇晃:“已经发生几个月的事情怎么早点不说话现在才吭声,还有你爸妈那样的性格可能是出去玩了,你就不用瞎担心了,几个月都没时间就一定没事的。”

    庄慕轩踩着自己的拖鞋就要上楼的时候,陆小曼将桌子上的水杯一把摔在地上。

    “庄慕轩!你是不是一点都不重视我,我说我爸妈不见了你就这样一句话草草的应付我,自从唐甜回来之后,你就已经好几天没回家,回家了就是这样的态度,难不成你真的爱她?”

    原本就有些急躁的陆小曼,听到男人的话的时候,脑子里的一根玄“嘭”的断了。

    “闹什么闹,大晚上的要闹自己出去闹。”

    男人只是看了一眼女人就要转身接着上楼。

    “庄慕轩,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有认真的看过我一眼吗?你有对我浓情惬意过吗?你有好好的跟我过一家人的生活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陆小曼站在原地看着已经在楼梯中间的庄慕轩,将桌子上的果盘,杯子全部洒在地上,哭泣着说道。

    原本就有些疲惫的男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转过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远处大闹的女人:“陆小曼,你能不能讲点理,如果我没把你当个人在你勾搭上官的时候我早就把你给扔出去了;如果我不是顾及旧情,在你陷害唐甜的时候我早就和你一拍两散,哪里还会有你现在这样耀武扬威的日子,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看在往日的旧情。”

    “呵呵,旧情,原来我们也是旧爱,庄慕轩你真是好狠的心,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唐甜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骗了你,骗了我,骗了所有的人,什么家庭破产,无家可归,通通都是骗人的,她明明就是安氏集团的千金小姐。”

    陆小曼跟疯了似的仰着头笑着,只是眼泪顺着眼眶流下,最终滴落在地板上。

    “陆小曼!当初就是因为你的这一句话,萧氏集团损失惨重,今天你又想要旧事重演,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相信你的,以后的日子还要好好的过。还有你爸妈那样的人,谁不知道,他们不骗别人就不错了,除了出去坑蒙拐骗还能干什么。”

    现在的陆小曼在庄慕轩的眼里嫣然已经成了一个泼妇。

    “原来你一直都没有看起我,原来我一直在你的心里是这样的,庄慕轩我陆小曼从来都不会认输,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就算我的家庭背景不好,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得逞去娶唐甜。”

    “疯子。”

    庄慕轩眼神凉薄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只是转身离去,对于楼下的女人不管不看。

    “晚安。”

    回到书房的庄慕轩,刚合上门就看到手机上的短信。"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大秦飞帝系列之透明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