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尿道调教bl

    剧情介绍

    苁蓉从身后闪了出来,一掠衣摆,俯身看那妇人,折扇微指,笑道:“有什么事,起来咱们慢慢说。”

    也不知这苁蓉用了什么法术,那妇人噌的红了一张脸,竟乖乖顺着折扇站了起来。

    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还是颠倒众生的少年郎,那糙汉子一愣,立刻骂骂咧咧扑了上来。

    粗野人自然粗野话,破锣一样的嗓子吐出来的尽是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艾叶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一嘴的银牙咬的死紧。

    苁蓉手指一挑,仍旧是折扇一指,那汉子扑通跪倒在地,一记折扇便啪的扣在了头上,苁蓉仍是附身笑望着他,道:“我给你直条明路,要么,带着你的婆娘赶紧走,要么,就留下两条腿吧……”

    一双眼睛红光涌动,不可忽视的杀气顿起,苁蓉不得不垂下了眼,将眼底恶意掩去。

    “选吧。”他笑道,径直撤了法术,耐心等着答复。

    那汉子被压得腿软,几次挣扎都起不来身,知道惹上厉害的主了,见事不对,脖子一梗:“算了算了,看她小姑娘一个,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说罢,扭身闪进人群。

    却听苁蓉唤道:“慢着。”

    那汉子嗖的回头,先怂了肩膀。

    苁蓉目光依旧冷冽,语调却是轻佻,回身点了点那妇人,道:““以后对你婆娘好点,小心她跟人跑了……”

    那汉子臊红了脸,回头看自家婆娘仍痴痴迷迷望着苁蓉傻笑,顿时怒火中烧,一掌拍在她脑门上,骂骂咧咧的拉着她走了。

    这一幕有趣,围观的人都哄笑起来,苁蓉挥手道:“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热闹没了,人群也就三三两两的散了。

    街上恢复如常,艾叶与苁蓉仍是并肩走着。

    艾叶心气不顺,呼吸还不匀,道:“幸亏有你在,不然我能被活活气死。”

    苁蓉道:“你呀,平时说话也挺利索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不管用了?”

    艾叶气恼道:“谁知道啊?一着急连个囫囵话都不会说了,白吃这么多年饭。”

    她越说越气,抬头见苁蓉正打算笑,扫了她一眼,立马抿嘴憋住了。

    艾叶道:“想笑就笑吧,我又不瞎,还憋着干什么?”

    自己回想了一下,也觉得好笑,二人一对视,便都忍不住,好一阵朗声大笑。

    青城山下,浑身是血的风藤晕倒在了山脚下,被几个小妖风风火火的抬了去见蒲牢。

    与此同时,艾叶同苁蓉正走到一郊外处,她不甚记得回去的路,便一路由苁蓉带着走,但此时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脚下不知何时竟拢起了不散的青烟,这青烟她熟悉,在青城的鬼域里她的脚下始终都拢着这样薄薄的青烟。

    猝然回头,还来不及开口,便结结实实挨了一掌,艾叶一晕,倒在了苁蓉的怀里。

    再睁眼时,青城那张俊朗的大脸就在眼前。他笑容依然魅惑,只是无力的很,瞧她醒来,立刻语带嘲讽:“哟,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呐?”

    艾叶一蹦三尺高:“青城,是你。”

    她太激动,自然忽略了青城那份颓废的无力感,可等她站稳了,就再也忽略不了了。

    青城浑身黑森森的煞气翻腾,他的身后连着条条粗长的铁链,铁链的尾端牢牢扣在石壁上,而另一端则紧紧的扣在了青城身上,确切的说,是这铁链上横带着根根铁钉,铁钉巨大而狰狞,将他的手脚背脊尽皆洞穿。

    眼下,青城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剩一颗脑袋还能晃来晃去。

    可即便如此,仍旧是邪魅天成,掩不住的一身桀骜。

    艾叶受惊太大,竟然言语不能,半晌才蹦出个你字。

    青城接过话茬:“我什么,怎么是我?我怎么还活着?这是哪里?你怎么在这?你想先问哪一个?”

    艾叶想了想,很认真的问他:“你怎么还活着?”

    青城于是就有些恨恨:“呸,爷本来就是鬼,本来也就没活着。”

    艾叶:“那你怎么还没魂飞魄散?”

    “……”

    半晌,青城又重重的呸一声。

    也怪不得艾叶会有此一问。

    青城消失后,囚牛等人遍寻不到,只能推测,或许有人想要成为新任鬼王,号令鬼兵,所以杀了青城。

    鬼族一向弑杀凶残,鬼王的权利更替也很简单,只要你能杀现任鬼王,那你自然而然就是新一任的鬼王了。

    除此以外,好像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可是眼下,青城就在眼前。

    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对此,青城晃着他那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脑袋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他为什么还没魂飞魄散,他自己也很想知道。

    但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艾叶蹙眉,迅速反应过来,直接掐住了青城的脖子,一声怒吼:“青城,蒲牢的元丹呢?”

    青城那挺白的脖颈被掐的发红,却并不挣扎,只拿斜眼昵她:“蒲牢的元丹,你应该去问你自己。”

    这话说的如三冬寒雪,激的艾叶心头发颤,于是手上就越发使劲,掐着脖子晃青城,直晃得铁链哗啦啦的响。

    晃动中牵扯到伤口,青城疼的龇牙:“如果我真的有蒲牢的元丹,还会像现在这样被人锁穿了手脚。”

    青城说的是实话,她明白,只是不肯接受。

    艾叶脑瓜子嗡嗡的疼,掐在脖子上的手一松,无力的垂下了。

    蒲牢说的对,那人不是青城,否则他有仙家的元丹加身,怎么可能会被人谋害至此。

    可是她想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假扮成青城?

    心又开始突突的跳,艾叶勉强立身,张嘴喘气,半晌才问:“这是哪?”

    青城受挫,气急败坏的叫起来:“我说,您老什么记性,这么快就把这地方忘了?”

    他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双目瞪的浑圆,几乎就要吐血。

    经他这么大反应的刺激后,艾叶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这里,是青城的鬼洞。

    难怪青城会生气,这地方可是他顶顶骄傲的身份象征。

    之前艾叶是亲眼见过的,那时候的青城,窝在天然的白玉石榻上,莺歌燕舞好不快活。

    不想旧地重逢,曾经的王者已经变成了阶下囚。

    “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她问道。

    “这你不该来问我呀,你应该去问问他。”青城抬颚,示意她看过去。

    艾叶回头,只看见曾经的那座白玉石榻前,正蒙着一片白茫茫的浓雾。

    青城亦望着那石榻,端的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声线却是压得低:“你真应该好好问问他,不过可能已经为时已晚喽……”

    艾叶向着那片浓雾迈近了两步,谨慎且小心翼翼的。

    她原来不敢去想,可是眼下却避无可避了。

    蒲牢曾说过,青城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来无影去无踪。

    但,有些人却可以。

    而这个人,如今已经出手,明目张胆的将她劫到了这里。

    不久前,囚牛兄弟到达这鬼洞时,这里还是人去楼空。而如今他重返旧地,选在这样一个几乎立刻就会被发现的地方。

    那就说明,他已经正式向蒲牢下了战书,再无畏惧了。

    只是,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来?

    艾叶想不通,事到如今,自己还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

    心,彻底的冷了下来。

    她道:“苁蓉,是你吗?”

    一声冷笑,突兀的响起。

    眼前遮蔽的烟雾散去,还是那座白玉石塌,此刻稳坐在上面的正是苁蓉。

    艾叶的眼睛开始有些发花:“当真是你。”

    苁蓉笑的坦然:“不错,当真是我。”

    “你为什么?”问这话时艾叶仰头,与他对视。

    “为什么?”苁蓉起身,缓缓走来:“事到如今,你还问我为什么?”

    他一步步走近,笑容依然和煦,如同往常一样。

    只是两个人之间,已是彻彻底底的对立面了。

    苁蓉忍不住叹气:“我真不想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艾叶,可惜了。”

    忍不住后退一步,艾叶脸色难看的吓人:“我问你,蒲牢的元丹是不是你拿的?”

    “不然,你觉得还能是谁?”苁蓉语带玩味,轻佻的令人发指。

    真是个让人锥心泣血的问题,也是个让人无言无措的答案。

    艾叶站立不稳,顿时身形一晃:“你跟在他身边,也已经有近万年的光景了,你……”

    苁蓉只是笑着,将手轻轻拢进了袖子里,声调渐变冷淡:“那又如何,近万年光景,我没有一天不想着报仇。”

    报仇,这是他的目的,也是他的执念。

    他道:“艾叶,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不是艾叶,他又怎么能够找到蒲牢的软肋。

    一想到这,他就非常开心。

    “所以,从一开始,你接近蒲牢就是有目的的。”艾叶道,她能感觉到内心深处的无力感,她已经开始发虚,却坚持要把话说完:“对我也是一样,你接近我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蒲牢,而是为了你自己?”

    “不错。”苁蓉笑的轻松,承认的也一点都不为难:“你要知道,蒲牢可是天帝之子,想要对付他谈何容易。”

    当年蒲牢堕仙,天庭对他不闻不问,苁蓉处心积虑的待在他身边,就是为了伺机而动。

    可惜蒲牢性子寡淡,甚少外出,又缺朋少友,苁蓉跟在他身边多年,竟一点把柄也抓不到。

    苦寻多年,却一直等不到好时机,原本,他差一点就要放弃了。

    天可怜见,到了后来,蒲牢找到了艾叶。

    于是,艾叶就成了蒲牢的弱点,也成了最好的切入点。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尿道调教bl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