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潦草影视2018

    剧情介绍

    “谢皇上。”如世不管是行礼还是回应都是淡淡的,这样的淡漠让景逸感觉到新鲜。不过到底是被两大门派抢夺的人,高傲些也是自然的。

    “朕今日来是想和你聊聊……”

    “皇上今日来是想和我聊皇后娘娘的事情?”如世从柜子上拿下了装着桂花茶的小盒子,柔声问:“皇后娘娘昨日就感觉到了不适,总是说最近食欲很好,总是喜欢吃东西,也叫太医来看过。太医只当皇后娘娘只是胃口好些,就不以为然。”

    她捧着盒子走到桌边坐下,道:“谁能想到,今日早起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了。”

    对皇后的变化不是很关心的景逸只好强打起精神问道:“朕都没知道皇后病得这样严重,你竟然知道。”

    “皇后娘娘喜欢民女,留民女在宫中。民女也很感激皇后娘娘,时常过去问安,今早偶然一见。”如世拿过已经滚了的水壶,倒沸水于茶具之中冲茶:“皇上有三宫六院,不懂是自然的。”

    景逸点了点头,昨日他看着如世的舞倒是不错,觉得她人也应该是不错的,现在看来,她也不过这样。

    如世冲茶后,沏上一壶茶,就算见皇上脸色不对也要强行说:“皇上,娘娘的病症不是寻常太医能治得了的。”

    桂花茶香甜,景逸品了一杯,稍微解了心里的烦闷,这才问:“看来如世姑娘是有要举荐的人了?”

    “南羽国的圣女,圣女以魅惑之术出名,可除了魅惑之术之外,她医术也奇绝。”

    景逸挑眉,带着探究的目光盯着如世。

    如世被这样一盯,也丝毫不乱,柔声询问:“皇上在看什么?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

    “南羽国的圣女?如世姑娘是想让我去央求南羽国的圣女给我的皇后治病?”

    “既然只求皇后娘娘痊愈,管是哪国的圣女,只要娘娘凤体康健,不就好了吗?”如世说的这些话,让候公公听得汗珠直下。

    景逸绷着的脸突然就松了,他盯着如世道:“你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皇上说的是谁?”

    “我朝国师。他有时候也很喜欢这样直愣愣的说话,所谓艺高人胆大,大抵是如此了吧。”他冷冷的扫了如世一眼:“就算如世姑娘是江湖的,也看清楚自己是哪国的人。”

    景逸说完就踏出了屋子。

    候公公回头看仍旧平静行礼的身如世,叹了一口气,快步追上了景逸。

    国师府里,本来五步一弟子的内院,如今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穿着白衣的弟子穿过了花园小道,进了国师的院子:“国师您的告假折子已经递上去了,皇上也已经恩准了。”

    “嗯。”国师睁开了眼睛:“你退下吧。”

    弟子退下后,国师拿着晶石开始布阵。他把收集好的晶石摆在了院子,最后一颗晶石放好后,晶石和晶石之间开始互连,每颗晶石正中凝出一条线连到阵中心,勾出一个圆心阵眼。如同钟表上时针和分针相连的起点。

    国师站在了那个圆圈的中间,他刚刚出关就发觉自己大限将至。不过他如今还不能死,他需要活得长一些,就只能用老办法聚灵阵。

    他站在阵眼,从怀里拿出一把古朴又老旧的匕首。匕首上有几段裂痕,和他一般,好像大限将至。

    他把匕首刃放到掌心,猛地一割。

    掌心的嫩肉被匕首划破,刀口飞出细微的血珠,那些血珠凝结在一起,最后凝结成一颗泛着银光的血珠,悬在半空中好一会,猛地往地上砸去,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随着血珠滴在了地上,聚灵阵本来泛着的光逐渐强起来。

    周围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聚灵阵是他的聚灵阵,他在原始的聚灵阵上做了些许的改动。只要聚灵阵成功,那他就能多获得二十年的寿命,到时候他就可以用这些寿命去做他想做可是还没做的事情。

    聚灵阵启动之时,凤潇潇和景长渊正躺在床上。

    纱帐都被放下,被纱帐围住的床上透着难散的热气。

    正在和无心在不远处说笑的御风突然察觉到不对,立刻去景长渊的房里找凤潇潇,他刚刚推门进去。

    凤潇潇和景长渊就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动,他们体内属于对方的灵力不见了,就在刚刚还在,突然就不见了。

    两个人立刻换了身衣服下床。

    凤潇潇一看见御风,就连忙拉着他走。

    被拉着走的御风神色严峻,问:“是聚灵阵吧?”

    “是。”凤潇潇示意景长渊跟上:“我们被夺走了灵力,要快点追上去。”

    “不是一般的聚灵阵,在东边。”御风迅速说出了方位,带着凤潇潇和景长渊追过去。

    此时是白天,穿着王府服饰追逐不太好,景长渊和凤潇潇就换上了龙门和凤门的衣服,而御风幻化成了女子。

    凤潇潇瞧见御风这个样子,脚上一滑,差点从房顶上滚下去:“你为何变成了女子?”

    “我们要去的方向是国师府的方向,国师见过我男子的样子。被认出来就不好了,我还是变成女子比较好。”御风不知道布阵的是国师,只是不想再生事端。那个布阵的神秘人还不懂是谁,再加一个国师,就不好玩了。

    他们追到一半,有一个黑衣人掠过他们,直奔国师府。

    玉天一阵法已经成,正在平复翻涌的血气,突然被黑衣人天降一掌打得连连后退:“你是谁?”

    他捂着胸口,眼瞳由白变成黑。

    他又瞧见景长渊一行人落在了院子里:“龙门?凤门。”

    凤潇潇摸了摸面具,又见身后多了两个人,刚想警惕起来,只见景长渊冲着那个黑衣人喊道:“师父?”

    “?”御风和凤潇潇对景长渊这一声师父表示惊讶。

    “师父?”凤潇潇忍不住问出声,别人可能不懂。凤潇潇是听景长渊讲过他和师父的故事,可以说当年要没有师父,景长渊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景长渊低声说:“这是我的师父风晓追。”

    凤潇潇了然,对风晓追点点头。

    “许久不见,你竟然不对我手下留情一些。”玉天一不管风晓追和景长渊的恩怨,捂住胸口吐了口血:“上来就把我打成这样,实在是狠毒。”

    “我说过,你不能再继续如此害人。”风晓追实在是看不上玉天一延长寿命的手段。

    “害人?我是要了他们的命吗?”玉天一靠着廊拄慢慢的坐下,看向在场的众人:“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看我们斗嘴的吧?是想知道怎么解开七星岛的封印吧?”

    玉天一喘了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道:“当年七星岛岛主们用尽毕生功力封结七星岛,封结容易,解开却难,世上只有少数人知道解开的办法。我……咳咳”

    风晓追上前一步,这一步对玉天一来说是压迫,不是功力上的压迫,而是对于强者的畏惧:“我说。七块七星碎片结合起来就是七星鼎,只有七星鼎才能解开七星岛的封印。”

    “你在胡说什么?”来自七星岛的风晓追压根没听说过七星鼎。

    “你就算来自七星岛,七星岛被封了,你也只能听我的。我是胡说,你可以去解开看看,能不能解开。”

    玉天一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七星鼎还不够,有了七星鼎还得有鼎灵。鼎灵就是流天玉,只有七星鼎有了鼎灵才能启动通往七星岛的通道。”

    “流天玉哪里去找?”凤潇潇问出了关键问题。

    玉天一丝毫不隐瞒:“八月十五,原本有层层封印和结界的流天山会松懈些许的结界,到时候你们可以进入得到流天玉。”他看过众人:“你们加起来勉强能得到流天玉。”

    得到答案后,景长渊问凤潇潇:“你去吗?”

    “去。”她知道流天山危险重重,很多地方对灵力都有限制。但是,想要打开七星岛,就只能前往。能轻易拿到的都不算好东西。

    御风也说:“我也去。”

    那后面来的两个人也说要去。就连对此事抱有怀疑的风晓追也点了头。

    “那就约好了八月十五前往流天山。”

    御风一锤定音。

    景长渊和凤潇潇听他说完,就跃上了墙瓦,准备离开。他们来本来是想看看是谁在夺取灵力,现在知道了,也知道七星岛的事情。距离八月十五已经没多少日子了,凤潇潇打算回府和景长渊、无心和无霜等好好商议此事。

    至于玉天一,有空再来收拾他吧。

    景长渊带着凤潇潇翻出了国师府,打算找条隐秘的小道回府,御风快步追上来:“你们怎么能把我丢下了呢?”

    “徒儿。”御风身后传来了风晓追的声音:“既然见到为师了,难道就不请为师去你府上坐坐吗?”

    景长渊是真的没有这个想法,从玉天一的对话来看,风晓追和七星岛的关联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凤潇潇对七星岛又很在意。

    他原本想的是,抽个时间和风晓追在私底下见个面,两个人相互透个底,在谈别的。他没想到风晓追这样沉稳的性格会追上来。

    就在景长渊要拒绝之时,御风突然说:“我刚刚听王爷称呼这位师父?既然是师父,那就请王爷带着他过府一叙吧。”

    他说完看向凤潇潇问:“你也没什么意见的吧?”

    凤潇潇的确是没什么意见,景长渊的师父要去府里也好,有些问题她也想当面问问景长渊的师父。

    就这样,四个人就一起回了府。

    踏进王府,凤潇潇问:“刚刚那两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风晓追一眼就看穿了凤潇潇的身份:“这回凤门的领袖,是个女子。”

    “哦,那你最好认识认识。”凤潇潇摘下了面具,整理了一下被面具压到的头发。

    风晓追了解景长渊,是自己看大的孩子,从景长渊的一言一行中他就能看出景长渊喜欢凤潇潇。

    凤潇潇长相是不差,凤门门主也算门当户对,只是礼数方面还是欠缺了一些。

    御风看不得有人对凤潇潇这样挑剔,刚想说话,到底是没说,往旁边让了让。

    景长渊和凤潇潇也下意识的往旁边让开了。

    他们只感觉到凌厉的掌风,无心和无霜和风晓追已经缠斗在了一起。不仅仅缠斗在了一起,无心的嘴里还喊着:“你锁了七星岛,如今还敢来?”

    刚刚玉天一说,七星岛是七星岛主们封印的。

    无心又这样说,难道风晓追是七星岛主之一?

    不管风晓追是不是七星岛主之一,在王府里这样缠斗,动静肯定不小。现在王府里各种人都有,凤潇潇想都不想,直接画出一道结界。

    把几个人全部拉近异世空间,让他们在空间里打。

    她做完这些看见风晓追已经打倒了无霜,正要对无心出手,果断上前,短刀从袖里滑出,没出鞘的短刀架住了风晓追的那一掌。

    风晓追也不是想杀无心和无霜,只是无心和无霜纠缠不休,他清楚倘若不打到她们没有还手的能力,他们还会继续扑上来纠缠的。

    他也没想到凤潇潇明知道景长渊是他徒弟,还出手。

    他没有和凤潇潇过过手,不懂凤潇潇的实力,交手一个不小心就被凤潇潇化解了掌风,他躲开凤潇潇一击的瞬间。

    凤潇潇果断开了短刀。

    短刀出鞘,铁面闪着光芒。她手握着短刀,直接一刀劈下。

    就算风晓追出了全力阻挡,也被短刀划开了衣裳:“算了,先停。”风晓追看向站在一旁抱着手的景长渊:“你小子看着我被人打,也不出手想帮?”

    “你不会伤了她,她也伤不到你。”这是真的,凤潇潇的灵力在景长渊之上,比起风晓追还是差一点。

    他也知道风晓追的性子,他刚刚表现得那么明显,风晓追不会伤害他喜欢的人。

    “如此,你就敢放心我和她打?”

    凤潇潇扶起无霜,无霜伤得不重,御风赶紧上来查看。

    无心站在凤潇潇身边蠢蠢欲动。

    “你们先别讨论这样家长里短的。你和七星岛到底是什么关系?”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潦草影视2018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