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杀戮都市小说

    剧情介绍

      “就像兔子,四周是不动声色的狼,依稀还有一样幽绿的光,在等待猎物的崩溃,好一口咬断它的脖子,掏出心肝。”

      “神仙保佑!玉皇大帝!如来佛祖!阿弥陀佛!”陶阿姊拍着心窝,害各方大罗神仙加班。

      “然后呢?”她问。

      “陶先生将枪抵在了他的后颈,很快,我也没有看清,指着枪绕到了他的面前。”

      我没有说,其实陶先生只是一只手举枪,另一只手却在发抖。陶阿姊不想知道这件事,我也只想一个人知道。

      “老天保佑!活菩萨显灵!”她双手合十。自来到中国,这个动作很常见,尽管陶先生经常说封建迷信要不得。

      我并没有对这种做法的鄙夷,也许源于我来着日本,也许,是因为陶先生。

      我扶着陶阿姊走进旗袍店。

      陶阿姊虽然眼瞎,待人温和,从不发脾气。可是所有人见到她都是恭恭敬敬。

      我知道,是因为她开了善铺,还有陶先生的缘故。每星期有三天,她白天会在善铺做包子。吃包子不收钱。

      味道很好,我也常吃。我学会了帮她剁菜,偶尔也会给她做饭团,可是做的不好,她做的饭团也比我好。

      刚刚送我们来的黄包车师傅没有走,就在门口等我们,还要再把我们送回去。

      接送我们的黄包车师傅总是他,陶先生离开前,他等至多十五分钟,便会在门外大声的喊。

      “爹!爷爷!祖宗!您可行行好嘞!”

      他说话有上翘的尾音,嗓门又很大,我同陶先生讲这样说话很有趣,他那时便笑,也学给我听。他说这叫儿化音,我不懂,他也不教我学。

      陶阿姊来拿上次定做的一条深蓝色的旗袍。我来拿陶先生为我做的一双高跟鞋,还有一顶羽毛帽,前面垂着黑色的网纱。

      陶先生说,他们家是十年的老字号手艺,做的东西很精细。他说我穿高跟鞋很好看,教我可以常穿,还可以去理发店,烫一头卷。

      我不知道他甚么时候会回来,所以近段时间不准备去烫头发。他回来前会有书信,那时我再去,来不及长直头发,他看见了会高兴的。

      “摸着就好看的呀!”陶阿姊松开了我的手。

      她是一个很好的中年女人。大概不到四十岁。陶家很有钱,陶阿姊的温柔,清晰、适度。陶先生与人交谈风趣幽默,游刃有余。我想这就是中国人口中的家教,我很喜欢。

      拿到的东西被放在两个木头盒子里,上面雕了花纹,中国人讲究“完全”,所以盒子也要像旗袍一样好。

      陶先生讲过买椟还珠的故事,所以我不会在以为盒子是用来卖钱的。

      陶阿姊不教我抱着盒子,她放在一个袈裟一样的布兜里,挎在一只肩膀上,同我又上黄包车。

      陶先生走后,师傅不会在喊了,只会在走之前,扬着嗓子一句:“走喽~”对于听见他说话字数减少,我很遗憾。

      下了车,我朝他鞠躬,他也只是笑着摆手,露出牙齿,有一个豁口,很黄。因为他每次送到我们,都会在门口抽一支烟。

      他抽烟的时候,会“嘶”出很大的声音,眯着眼睛,用右脚的脚背上下的蹭左边小腿。

      烟抽完,啪的用脚一踩,吐上一口口水,这才走。

      “来呦~”陶阿姊叫我进屋,她对我讲话总是温声细语,不设心机的坦诚。

      我替陶阿姊将昨天收回来的十元钱放到柜子里。是隔壁卖鱼的张婆婆借的三十元,想给儿子做一桌排骨。张婆婆有一双鱼婆眼,我不敢看。

      陶阿姊买排骨,只买五块钱的,可以吃很久。可是陶先生有时走一两个月,回来的时候,她就会买十块钱的排骨。

      我来到了这里五年,从来没有没有见过张婆婆的儿子,所以排骨要到三十元的。

      来还的时候,她说她的儿子打仗,回不来了,问陶阿姊可不可以只还十元。陶阿姊便不高兴了,讲再也不借钱给她。

      她就拿了钱,还是还了。她也不高兴。

      陶阿姊拿了二十元去给她,说这是给她儿子的,张婆婆又高兴起来,还要留陶阿姊在她家吃饭。腥味太重,我很不喜欢。

      “可怜呦!就这个一个宝贝疙瘩,唉,那小弟从前同戎书关系很不错的呀!长得也好!”陶阿姊心疼的很。

      我问陶阿姊,为什么又要把二十元钱给张婆婆,阿姊说,借的钱是一定要还的,可是她同张婆婆很和睦,要替陶先生给她钱。

      陶先生,全名叫陶戎书。他还有一个号,叫三春。他说很多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号。

      我也想要一个,他说这一次回来就会替我取。我要他还需替我写下来。他的字很好看,工整流畅,我很喜欢。

      陶阿姊正在抹“双妹”花露水,教我也抹。她每次都要抹很多。

      现在没有蚊子,今天是二月十六日,离蚊子来还有一段时间,这很浪费。

      上一次,陶先生走了两个月,是六月二十日走的,他同阿姊和讲,秋天就会回来。

      阿姊就拿了几根红色的线,放在拇指和食指中间捻成一股。那是用来串桂花的。

      陶先生回来以后,我曾经问过他,阿姊为甚么要六月就捻绳,只要提前一天就可以了。

      他也没有回答我,只是鼻头红红的,秋天的确会冷,他是怕冷的。到了冬天,手指节也是这样的红。

      我喜欢他教我给他拿手炉的时候,他总会对我说,“真好。”

      陶先生的眼睛十分好看,从金丝边眼镜透出来,有星辰,还有湖泊。他累了会让我帮他按太阳穴,那时会取下眼镜,那时我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见我的脸,还有头发,还有我的眼睛。

      今天晚上的月亮很暗,陶阿姊睡的不沉,我不敢翻身。如果陶先生在的话,明天也许能看到他今晚写的月亮,我很想看。

      他的诗写的非常棒,我也在学习。中国的古诗很美,会写月亮,也会写太阳。什么都可以写,我很喜欢。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杀戮都市小说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