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泽宇体育

    剧情介绍

    出了京城,只需一柱香的功夫就到了藕花轩。

    人群熙熙攘攘,谁家小姐臂挎花篮,踏着小碎步,又是哪家孩童吵吵闹闹,跑跑跳跳。

    顾留寸纳兰锦一下车,一股热闹轻松的氛围扑面而来,无宫中之幽深,无宴席之拘谨,更无礼法之约束,身在其中,似乎不必顾虑人事,只游玩便够了。

    藕花轩三个字飘然刻于一旁的木柱上,精致却不突兀,一眼望去,里面还有不少摆摊的小贩。

    “藕花轩,是何人所造?”纳兰锦问道。

    早早便下马的顾铮然摇着折扇,道:“为何这样问?就不能是百姓自发而造吗?”

    “普通百姓没这个财力吧?再者这些小贩瞧着也不像自发而来。”

    顾铮然不否认她的话,接着道:“若论财气哪儿得,夏秦二家通天下。这藕花轩便是这夏秦二家的夏家家主夏文仪所造。当年这儿有了荷花节,百姓也只是赏荷赏风月,但夏家家主却自此发现了商机,便打造了藕花轩,聚集一众小贩在荷花节时驻扎于此。”

    “夏家家主为女子身份?”纳兰锦道。

    “是,四大家族也只有夏家家主为女子身份,而且传闻…………”顾铮然话语骤然停止。

    纳兰锦抬眸,只见顾铮然凑近她,悄声道:“夏家乃?王叔麾下之人且心悦?王叔………”

    “哦。”纳兰锦不冷不热应了一句,随即跟上前方顾留寸的步伐。

    顾铮然看她无趣的反应,勾了勾唇角,在她耳边道:“你不惊讶吗?”

    “惊讶什么??王叔风华绝代本就是天下子民都认可之事,我还能挡着别人心悦他吗?而且你也说了是传闻,传闻哪有可信之处?”纳兰锦道。

    “无风不起浪,传闻就算有九分假还有一分真啊。”顾铮然吊儿郎当道。

    “那我们做小辈的应为?王叔高兴才是。”

    “哦?是吗?” 顾铮然反问道。纳兰锦规矩的回答令顾铮然自觉无趣,也不说什么了,目光转移到周围的小摊上。

    藕花轩虽然奔着赚银子的名头,但卖的小物件却很是廉价,普通百姓完全能负担得起。

    纳兰锦走马观花般瞧着那一支支簪子,觉得都挺精致,但却没有一点儿要买的打算。

    一旁的顾铮然似是买了东西,给那小贩递了银两,将包好的东西塞进衣袖里。

    纳兰锦看向顾留寸,只见她在不远处的摊上流连,也好似买了些物什。

    纳兰锦抿了抿唇,向前走了走,其它的摊子的人都颇多,只有这摊子的人少。

    走近一瞧,这这摊子是卖玉所制成的物什,没什么实用价值,故而人少。偶尔有女子路过瞧上一瞧,估计是买了送情郎。

    那摊主瞧纳兰锦穿着,定是非富即贵,便热情开口道:“姑娘买块玉佩罢,这玉佩送给心悦之人最好了。”说着他拿过一块祥云玉佩递过来。

    纳兰锦微笑道:“多谢您,我再瞧瞧。”心悦之人……

    摊主放下玉佩,道:“您慢慢瞧。”

    她扫了一眼,角落里那块不起眼的玉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块玉佩通体颜色黯淡,零零散散雕了竹子,却别有韵味。

    纳兰锦拿过那块玉佩递给摊主,让他包起来。

    她出府前云吟特地给她换了散银,装在身上,她拿出云吟准备好的银钱递给摊主。

    摊主满脸堆笑接过,掂量掂量沉甸甸的银子,笑道:“姑娘慢走,下次再来。”

    纳兰锦颔首,紧紧攥着玉佩,放进了怀中。

    三人聚在了一起,走走停停,都买了东西,顾铮然则买了三串糖葫芦,拿出两串递给纳兰锦与顾留寸。

    顾留寸拿着糖葫芦,道:“那边风景瞧起来不错,我去那边看看。”语罢自己便走了。剩下纳兰锦与顾铮然在原地。

    纳兰锦瞧他一眼,道:“走吧。”

    顾铮然一口一个糖葫芦 ,边吃边点头。

    纳兰锦瞧着他鼓囊的脸颊,罕见地瞧出来几分可爱,付之一笑,轻轻咬了一口糖葫芦,甜中带着酸意,吃着倒是爽口。

    步行半柱香的功夫,荷花池便近在咫尺了,看荷花的人倒是不多,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大概是年年来的人都看腻歪了。

    但纳兰锦可是第一次得见,终于明白为什么荷花值得百姓过荷花节。

    只荷花池约莫着就有七八里的占地,荷花池内荷花相互簇拥着,夹杂着些许半开的荷花,荷叶自夹缝中生存,看似拥挤,实则恰到好处。荷叶如玉盘,荷花似罗裙,一眼瞧去,如同娇女身着罗裙翩然舞于玉盘,芳华正好。池中已塞不下荷香了,荷香自四面八方溢出池中,充盈了寡淡的空气。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荷花依旧如往年开得那般好啊。” 清冷的女声自两人身后传来。

    两人转身,只见一女子身着胭脂色罗裙,她气质冷了些,配上胭脂色罗裙看着到底有些违和,但也不是十分突兀。

    女子不似平常女子那般行礼,而是拱手问安。

    “夏家主多礼了,既然都是出来游玩,便不必按着规矩了。”顾铮然闲闲道。

    “谢世子。”夏文仪从容放下手。

    “夏家主可是个大忙人,怎么有空出来游玩?”顾铮然道 。

    “世子说笑了,我不过来凑凑荷花节的热闹罢了。”夏文仪道。

    无意间纳兰锦抬眸,撞上了夏文仪的目光,那目光中含着打量以及淡淡的敌意。

    纳兰锦挑眉,颔首,错开目光。

    夏文仪却道:“这位便是三公主吧?果真百闻一见。”

    纳兰锦微笑,道:“夏家主也当真百闻不如一见。”

    “敢问公主听闻到了什么?又见到了什么呢?”夏文仪毫不掩饰她语气中的火药味。

    “既然为敢问,便是不该问。”纳兰锦看似四两拨千斤,实则加了一把火。

    “公主好生有趣。”夏文仪却收敛了张扬的语气,居高临下道。

    纳兰锦眉目间生了些许寒意,懒得回她了。,索性当做没听见她的话。

    顾铮然玩味地听她们一来一回地唇枪舌剑,此时见纳兰锦住了口,才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圆场:“来来来,看荷花,那里荷花当真开得甚好。”

    纳兰锦闭了闭眼睛,眼前浮现得是纳兰?宠溺笑着的面容,她没由来地升起委屈,要是他在这儿,他定是会护着她的。

    耳畔突然响起顾铮然的声音:“这池中荷花有这般入不了锦妹妹的眼吗?这眼睛阖上,看哪门子的荷花呢?”

    纳兰锦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却是顾铮然清俊的少年面容。她失望了一瞬,转过脸。

    顾铮然将她眼中的失望瞧得清清楚楚,调笑道:“锦妹妹这是想着谁了?”

    纳兰锦不理他,自顾自凑近栏杆,瞧着荷花,离得近了才瞧见荷花池中有许多小船。

    一船夫撑着船在岸边道:“姑娘要不要进湖中心瞧一瞧?这湖中心妙不可言呐。”

    纳兰锦还未回答,顾铮然便拉着她进了船,她跌跌撞撞地被扯进了船中,结果顾铮然没站稳,半倒在了船上,纳兰锦则趴到了他身上。

    顾铮然这会子不像往常那般调笑了,只抿着唇不说话。纳兰锦则淡然起身,理了理衣裙下摆,坐在了一旁。

    顾铮然一只手撑着起身,坐在纳兰锦对面,而后朝夏文仪道:“夏家主,不进船吗?”

    夏文仪微微一笑,道:“好。”语罢她提着裙摆进了船。

    顾铮然朝船夫道:“麻烦您了。”说着将银两递给他。

    船夫乐呵呵接过,撑起长蒿,道:“走喽!”

    夏文仪目光划过顾铮然别扭的神色,低声道:“没想到,世子与公主的关系竟如此亲近。”

    “父皇与雍王叔情同手足,顾世子便是我的哥哥,亲近一下又何妨?”纳兰锦道。

    夏文仪一挑眉,目光沉沉扫过纳兰锦与顾铮然,道:“公主说的是。”

    顾铮然听到夏文仪的话语,瞬间回神,又听到了纳兰锦的回话,心道,这会子又是哥哥了。但嘴上却附和道:“锦妹妹说的对。”而后又接着转移话题,道:“锦妹妹既是初次到湖中心观赏,待会儿可要好好瞧瞧。”

    纳兰锦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船内一时静默,只剩下船夫一人在船头划着船,一道道水纹随着船身散开。

    话说顾留寸为了给顾铮然和纳兰锦腾地方走到了另一条街,这条街上卖的都是些实用的物件,比如雕着荷花的茶杯之类的物品。

    顾留寸咬着糖葫芦上有些粘牙的糖,本来无心瞧这些东西,可耐不住这些东西做工精致,花样摆出,看得她都迷了眼。

    她看了几套茶具,不知挑哪一套才好,只得在心中细细斟酌。

    “挑这一套吧。”如玉的手指搭在了颜色古朴的茶具上,黯淡了茶具的韵味,似流光悄然掠过春泥,松散了草木即将出土的意境。

    顾留寸顺着手看去,只见得那人似笑非笑的面容,她蹙眉,道:“是你?”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泽宇体育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