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丝娜本子h

    剧情介绍

    哎,这严墨城看样子是要将自己囚禁起来啊,也不知道他又在琢磨什么鬼主意,干嘛非将自己绑在身边不可,这样下去可不行,她可还有正事要办呢,得找个正当合理的理由离开王府才行,倾城正在严墨城书房的摇椅上打着小算盘

    一个丫鬟端着一碗熬好的鸡汤走了进来,倾城瞧见了眉头一皱,赶紧洋装睡着,小厨房的汤平日里是最好的,可她也经不起严墨城这样一天四五碗地灌啊,她受得只是一点点皮外伤而已,再这么补下去她非得流鼻血不可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装睡了,丫鬟见状只能为难地站在那里,她微微睁眼却没有起身,而是维持着背对严墨城的姿势一脸祈求地望着丫鬟,丫鬟也知道她的苦衷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就要走

    “回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将人叫了回来

    丫鬟转身走到严墨城面前,正伏案处理公务的他头也不抬地敲了敲桌子

    “放这里,出去”

    “是”

    丫鬟将东西妥妥地放在了书桌上,临走前还特无辜地望了倾城一眼

    “过来把汤喝了”

    严墨城的声音再次在书房里响起

    自知装不下去的倾城立马从摇椅上坐了起来,撅着小嘴望向书桌前的人

    “我拒绝,我受的这点儿皮外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又不是生孩子,哪里需要这么多补气血的补品”

    严墨城手中的笔停了一下来,一脸认真地望了过来

    “你想生孩子”

    倾城真想一巴掌呼死自己,用什么比喻不好非要用这个,于是尴尬地笑了笑,赶紧岔开话题道

    “呃,王爷,上次在南山,你觉得是谁给我们设的埋伏”

    严墨城埋下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淡淡地说

    “长生草毒如何才能查出”

    “这个嘛,要将血液样本”

    长生草毒性微弱,若不是在体内沉积到一定量,是不容易被察觉的,但是她可是专攻毒物的,自然能找到查验的办法

    严墨城停下了手里的活

    “需要多长时间”

    倾城眼神一亮,看来严墨城是有事要她去办,好机会,可以出去了,她很快将眼中的激动演示过去,淡淡说道

    “今日,万灵宗正在研究一种可以极快速测试长生草毒的东西,只是此事不易,还需要我回去主持大局方能快些做成”

    “好”

    倾城眼中一亮,从摇椅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王爷的意思是同意我出府咯”

    正巧她找不到出府的理由呢,如今他倒是给了她这个理由,长生草场的事她有太多的谜团需要解开

    听出了她的雀跃,严墨城放下手中的东西,一双好看的凤眼静静地望着她瞧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放心吧,我回去后一定尽快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着冲他挥挥手

    “那,王爷再见”

    转身要走却被一股力道一把扯入怀中,倾城听着背后强有力的心跳一时间羞红了脸颊

    严墨城在她耳畔轻声命令道

    “不准再去南山,其他的随意”

    倾城一愣,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的心思了,于是淡淡地笑道

    “不去不去,我又不傻,我们这么多人去都吃了亏,我怎么会独自前去呢”

    严墨城撇了一眼桌子上的碗

    “喝了再走”

    倾城苦笑一声,他怎么还记得这件事啊,无奈,只好将桌子上的碗端起来一饮而尽,随后匆匆跑了出去,她觉得从今以后大家千万别再给她提及鸡汤了,她可能真的会吐

    严墨城看着她离去的方向露出宠溺的笑

    顾秋生摇着头从窗外探出头来

    “王爷真的觉得你的话她会听?”

    严墨城拿起书卷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会”

    听不听又何妨,反正她都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南山之大非常人所能探寻完全,除了位于南山南面的长生草场这个离奇的地方之外,还有另一番洞天之处,那便是位于南山群山以东的谭渊谷,在谭渊谷外有一个依着天然的地势环境孕育而生的迷宫,只有顺利通过这个迷宫方能入这谭渊谷

    万灵宗的老宗主萧山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隐居于此,还借着这里天然的地理环境以种植毒草的方式在谷中设置了层层毒障,免得有人来叨扰了他的逍遥日子,但,尽管设计周密还是挡不住某个调皮捣蛋的丫头

    说曹操曹操就到,萧山带着个破烂的草帽静静地在湖边钓鱼,一阵风从林子里吹了出来,他笑嘻嘻地望着湖面的浮漂

    “呵呵呵,晚上要加菜咯”

    突然他的耳朵就被一只小爪子拧了起来,一个清脆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还加菜,你个糟老头子,还想着加菜”

    “哎哟,哎哟,轻点儿,轻点儿,疼啊”

    萧山吃痛地转过身来,一脸笑嘻嘻地瞅着倾城背在身后的手,用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

    “嗯~,真香,烧鸡,是烧鸡对不对,嘿嘿嘿,我就知道还是闺女疼我”

    虽说只是义父,但养育之恩重于山,倾城一直将他当亲爹一样的孝敬,老头子爱烧鸡,因此她每次来都会给他带上两只解馋,可是今日怕是没这么容易让他吃到咯,倾城放开他的耳朵,立马退后几步从身后将东西拿了出来

    “哎,我今日来可是有正事儿的,要是你说不上来,我就将这烧鸡”说着用力地吸了两口香气“将这烧鸡扔进池子里喂鱼”

    “哎,别别别,有话好好说,今日你要什么,随便采随便采”

    每次倾城来到谭渊谷无非就是要带一些稀有的草药走,怎么这次还犯起混要扔他的烧鸡了?这里的东西他本就没什么用,说到底还不都是留给她的

    倾城撅起小嘴

    “我不是说这个,我问你,这天宁,怎么会有人有尸香”

    要说这尸香,她这辈子只在他手里见到过仅有的一次,他说过尸香这东西制作工序复杂而且极度残忍,是北狄国的禁香之一,整个天宁怕也只有他一人知道制作方法,可如今在外面。竟然有人就用上了,若不是他给,试问去哪里弄到这种鬼东西

    他冲她摆了摆手,目光依旧死死地锁在那两只烧鸡身上

    “看看,看看,你这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告诉你啊,什么都可以,就这东西你不准碰”

    倾城气到跺脚,眉头一皱伸手将烧鸡放到了湖面上

    “是真的,有人在天宁用了尸香”

    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细细哈哈哈的态度渐渐收敛起来,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她,“这不可能啊,天宁怎么会有尸香呢?”

    倾城这才将手收了回来,一把将烧鸡递到他的手中

    “可不是,而且还用在你闺女身上”

    他忽然一惊,抓住她的手臂

    “丫头,你没事儿吧”

    尸香可不是什么寻常的毒药,即便是她百毒不侵的体制也是难以抵挡的

    “哎呀,疼疼,轻点儿,我受伤了”倾城指着后肩“喏”

    萧山眉头微皱赶紧松开手

    “这。。。。”

    有人伤了她,居然有人敢在万灵宗头上动土,这还真是稀奇

    倾城望了一下四周

    “你让我在这儿跟你说呀”

    呃,故事应该很长,两个人站在这喂蚊子好像是不太合理

    “走走走,屋里说去,我让人弄几个小菜,咱们父女俩喝两口”

    “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一同像不远处的宅院走去,一边走他还一边戳着她的手臂

    “真的没事吗,有没有中尸毒,我看看”

    倾城不耐烦地拍着他的手

    “哎呀,都说了没事了,我有那么容易中毒嘛,真是的,哎呀,走啦走啦”

    处于谭渊谷中的这个院落不大,里面的布置确实相当有讲究有意境,厨房做了几个小菜还温了一壶小酒给两个人

    萧山此时已经无心吃饭了,仔仔细细将她检查了一遍,确认好她没有染上尸毒心中的石头这才落了下来

    “赶紧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倾城端详着满桌子的菜,顺手扯下一只鸡腿儿递给他

    “你去过南山的南面吗”

    “你去了?你去哪儿干嘛呀你”

    倾城一边吃着菜一边淡淡地说道

    “我们在南山南面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长生草场,本来是想进去看看的,没想到有人竟然在里头的小阁楼里投了尸香,信好我发现的及时,用了你给我的小葫芦,要不然啊,今天你就别想见到我了”

    倾城终日在江湖里闯荡,难免会遇到些突发情况,所以他便给她准备了点“防身之物”装在一个小葫芦里让她随身携带,只是,她怎么会跑到那儿去了,那里可不是她该去的地方,这丫头定又是好奇心害死猫了,他无奈地嚷嚷道

    “没事儿你怎么跑那儿去了”

    倾城的筷子停在了半空

    “这么说你是知道那个地方咯”

    他不耐烦地挥了挥筷子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淡淡地说

    “那都是天宁朝廷的事儿,咱们这些江湖人士就别去参与了”

    “朝廷?”倾城的目光中染上一抹异彩“要不,你说说呗”

    “你管好万灵宗就行,至于那些事儿,你就别掺和了”

    倾城不甘心地缠着他问道

    “怎么能说是别人的事儿呢,这尸香可是差点儿伤到我了呢”

    萧山疑惑地望着她

    “会不会,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尸香这东西,就是在北狄,知道研制方法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倾城笃定地一拍桌子

    “我绝没有弄错,那个盛放尸香的是一个黑的发亮的人头骨”

    萧山眼神一沉,若是黑色人头骨那那应该就没错了,他摸了摸胡须,莫非这北狄的人到天宁来了,难道说。。。。他忽然一脸严肃地凑到她面前

    “丫头,你是和谁一起去的长生草场”

    若是告诉他自己和严墨城去的,以他的性格之后的事情恐怕她就很难再问出个眉目了,她眼珠子一转笑道

    “和一个朋友,叫沈翼清,南门镇沈家钱庄的公子”

    萧山一听这才坐了回去

    “那种地方以后就别去了,毕竟是天宁朝廷的人,咱们还是少招惹为好”

    “哎,你这老头怎么说话总是吊人问口,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啦”

    说着就要去端走那盘子烧鸡

    “哎哎哎,别动别动”萧山立马上前问住她,无赖地说道“这世世代代的朝廷啊其实和江湖是一样的,都想争出个输赢,比出个高低来,这些别欲望和执念所控制的人啊,总是看不清这天下太平才是一个国家真正富有的表现”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丝娜本子h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