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美国十次了

    剧情介绍

    徐穗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赵楚行的脸色不太好看。

    “好了,你看也看过了,事情也了解了,可以走了,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

    徐穗说完就转身回了病房。

    赵楚行拢了拢衣服,没有再做停留。

    首都一中。

    唐余在学校一直都心不在焉。

    先是交错了作业,后是在答卷子的时候发呆。他一直担心着唐年在医院里的情况。

    “唐余,对不起。”

    蒋诺在旁边见唐余魂不守舍的模样,心情有些复杂,再三犹豫还是跟他开了口。

    “对不起什么?”

    “要不是我,唐年姐也不会成现在这样...”

    “蒋诺,你最近怎么了?”

    “啊?”

    蒋诺被他问得有些语塞。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跑去天台?”

    这是他应该关注的重点吗?

    蒋诺眨巴着眼睛疑惑地盯着唐余的脸,“你不应该先责怪我吗?”

    “这事跟你没关系,没什么好责怪的”

    唐余的眼底有些疲惫,就连说话声音听起来都显得无力。

    蒋诺听得鼻子一酸,眼泪漫漫浮起来模糊了视线,她强忍着憋了回去。

    唐余就是这样,她才喜欢他,只是为了他好,她现在不能再喜欢他了。

    “你遇到什么事了,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讲。”

    蒋诺这一段时间太过奇怪,让他心里总有些隐隐的不安,至于在不安什么,他也不清楚。

    “我...”蒋诺双手揪着裙子的下摆,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不方便说就算了,没什么事是想不开的,下次别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唐余的视线淡淡地扫过蒋诺,转过身子低下头看向了桌子上的书。

    他们没再说话。

    蒋诺又偷偷看了唐余好几眼才收回视线安定的坐在座位上。

    远处靠窗位子上的人看着他们这个方向,眯了眯眼,右手将桌上的试卷捏成了一团。

    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唐余抓着包就匆匆走出教室,打车直接去了医院。

    308病房。

    唐余轻轻走了进去,看样子唐年并没有醒。

    “你怎么来了?”徐穗看见唐余过来,皱了皱眉,音量有些大。

    她压低音量,“你快回家写作业,这里不用你。”

    “穗穗姐,你都守了我姐一天了,你吃饭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徐穗揉了揉眉心,呼出一口气。

    “你今天就在这儿写作业吧,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徐穗起身,摸了摸口袋里的车钥匙。

    “穗穗姐,我去买吧...”

    “你在那儿安心学习吧,别吵着你姐。”

    她指了指旁边的桌子就出了门。

    唐余把包轻放在桌上,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姐,别跟我闹了,你快醒过来吧。”

    唐余望着唐年的脸,有些哽咽。

    “你总喜欢逞能,那么高的地方,你不害怕吗?不管什么事要先想着自己,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总之,你要答应我,快点醒过来。”

    唐余低声说了几句话以后就把凳子搬到了桌子旁,从包里拿出作业,整个病房内就只剩纸页翻动的声音。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徐穗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份饭,给唐余放在了桌上,自己又坐回原位。

    “穗穗姐,你不吃吗?”

    徐穗摇了摇头,“你快趁热吃吧,我中午吃饭了,现在吃不下。”

    唐余没了声,徐穗照常坐在那儿守着唐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窗外就已经漆黑一片。

    徐穗不知什么时候趴着睡着了,醒来时灯光有些晃眼,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了。

    唐年躺在那儿没什么变化,唐余还在认真地写着什么。

    她活动了一下脖子,趴着睡真是要命,颈椎快断了,徐穗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走到唐余身边,拍了拍他的肩。

    “我先送你回去,这几天你都住我那儿,安全一点,明天你还要上学,早点回去睡。”

    唐余听话地收拾了自己的作业本,背上包跟在徐穗后面。

    徐穗带上门,和唐余一起往前走,步子急促。

    “穗穗姐,你昨天在哪儿睡的?”

    “在你姐病房里趴着睡的,医院里没空床了,我又不放心把你姐一个人放在那儿,没办法。”

    “那你...那样睡不累吗?要不今天晚上我守着,你回去睡。”

    唐余停下了脚步。

    “哎呦哥们儿你现在的身份是一名高三学生,怎么能让你在这儿趴着睡,放心吧我今天决定变化策略了。”

    徐穗本想揽过他的肩膀,奈何身高不够,只能一把揽过唐余的腰,把他往前推。

    “什么策略?”

    “打地铺。”

    唐余:“…”

    “这样至少是可以躺着睡了,我多垫几层被子,铺的软一点就行了。”

    见唐余还想说什么,她赶忙儿把他的话扼杀在嘴边,“停,别多说了,我是大人,你姐不在你就要听我的,快跟我回去,我一会儿还得过来。”

    呈韵珠宝。

    蒋寻事实上今天是没什么工作要处理的,但他一直在办公室里坐到了这个时间。

    他已经走神一天了。

    赵楚行后来又回来找他了,他冲进他的办公室只说了一句话,他说:“蒋总,如果我刚才说的话冒犯到你了那我跟你道歉。不过我要告诉你,别人对你好你可以不接受,但请你态度好一点。”

    蒋寻一想到他说的话就觉得火大。

    做人就不能理性一点吗?

    这就是明显的三观不正,强词夺理。

    他拿起桌上的白纸,用力把它揉成了一团丢在纸篓里,心里的烦躁无处发泄。

    他今天甚至拒绝了程枝理的用餐邀请,错过了一个大好的趁热打铁机会,没来由的,只想一个人静静,这很有可能就让他前功尽弃,拿不到程家的资金了。

    蒋寻不知道,他到底在害怕什么,到底在心慌什么,唐年的事,本就和他没有干系。

    挂在墙面上的钟咔嗒咔嗒响着,蒋寻内心的烦闷没有一点好转。

    “叩叩。”

    “进。”

    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公司?

    是周辰林,他端了杯咖啡放在了蒋寻面前。

    “是你啊,怎么还没走。”

    “看我们蒋总迟迟不出来,做下属的实在有些担心。”

    蒋寻笑了笑,喝了口咖啡,“看来工作完成的不错。”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作品,我整理出来,已经认真看过研究过了,心里大概有了选择,现在让你来看看。”

    “我不是说过你决定就好吗?我相信你。”

    “是,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参考一下你的意见。”

    蒋寻接过文件夹,快速翻动寥寥看了几眼,翻到倒数第二张的时候停了下来,仔细盯着看。

    “这张是不是你的?”

    “怎么说?”

    “感觉上像你的风格。”

    “那你还真了解我。”

    “果然我选你是对的。”

    蒋寻又仔细地把所有设计图都看过一遍,挑出了他认为最满意的四张。

    周辰林手拖着下巴,把被挑出来的四张又一一放回了文件夹。

    “跟我选的差不多,好了,我差不多有数了。”

    “就这样,不跟我讨论一下吗?”

    “你不是说决定权在我吗?”

    好吧,确实是这样。

    蒋寻沉默了。

    “我的事说完了,现在蒋先生可以跟我说说在这儿待到这么晚的原因了吗?”

    “加班。”

    蒋寻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看来你是精神上在工作啊。”

    周辰林挑了挑眉,望着蒋寻的桌子。

    蒋寻的桌子上空空的,连张废纸都没有,他略微有些尴尬。

    “唐年受伤了,我现在心里很乱。”

    周辰林皱眉,“说的详细些。”

    于是蒋寻又把昨天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两个男人的夜晚倾诉时间又开始了。

    “其实现在你不用想太多。”

    “目前你只需要弄清楚你到底喜不喜欢唐年,你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你好好问问自己的心。”

    “如果喜欢,就等她醒来跟她说,你们皆大欢喜。如果不喜欢,也要跟她说,你们一刀两断。”

    周辰林话说的中肯,蒋寻默默记下了。

    徐穗把唐余送回了家,顺便快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拿了床被子塞到车里,本来她想把家里一个小床垫给带着,后来发现不现实,她扛一床被子都有些困难。

    徐穗又回了医院,她扛着被子在走廊里困难地行走,这股药水味以后走了她说不定还会想念。

    她又跟护士要了床医院的被,关了门,把它铺在地上,又把自己带来的被子也放了上去。

    徐穗脱了鞋,坐在了自己制作的简易床上面,好像有点硬,不管了。

    她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唐年说:“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怎么说我的?”

    “你说我像安徒生童话里面那个豌豆公主,你说要是我我也能感受出来那颗豌豆,可现在,你眼中那么娇贵的我为了你在这冰冷的地上打地铺。”

    “你就算不心疼你自己,你也该心疼心疼我吧,你说是不是,所以啊,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

    “我都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了,也不知道你听见没有。”

    徐穗嘀咕了两句,最后说了句晚安自己也躺下了。

    闭上眼,默默为一人祈祷。

    猜你喜欢

    49940

    伦坡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美国十次了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